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綜合小說 > 君臨彼岸 >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的生活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的生活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子莜感覺自己睡了很久,睡的卻是格外的安穩的。等著醒來的時候,夜木已經不在了,只是感覺自己的精神好了許多,抬起手來看了看,仿佛上面留下了些許的溫度。

    默默的運動了一下體內的靈力,便是知道昨晚定是夜木給自己傳了不少的靈力。也真是的,貿然傳這么多的靈力給她,他自己又是否吃得消。緩緩坐了下來,掀開被子,將腳伸了出來,踩在了鞋子上。雙手撐著床面,剛抬起頭,便是瞧見默兒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夫人你醒了啊。”默兒瞧這子莜已經做起來了,便是笑著走了進來了。

    子莜倒是一時之間還不太能習慣這樣的稱呼的,臉紅的不成樣子,“喚我子莜就好,不然怪變扭的。”明明已經明媒正娶成果親了,竟是還是這般的不適應的。

    默兒笑著,將打來的熱水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,“夫人哪兒的話,您同將軍可是成過親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是在凡間。”子莜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接著就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也是,那便再找個良辰吉日,我們再結一次。”夜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笑著走進來了。看著子莜掀開了被子坐在床邊上,兩只腳光著踩著鞋子,便是微微皺眉。走上前去,兩只寬大的手包住了她的小腳又將她塞回到了被窩里去。“清晨寒氣重,怎能就這樣光著腳坐著,也不怕著涼。”

    子莜沒想到夜木會是這樣直接上手的,瞬時便是紅了臉,“這不是要起床了嗎。”

    夜木從一旁的架子上拿過一件外套,披在了子莜的身上,“也不知道照顧自己,你在天族的時候都是這樣的,嗯?”

    仿佛又回到了凡間的時候,那時候的他也跟現在一樣,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只是回到了天族之后,仿佛就忘了。總歸也無所謂的,便是沒有這么在意的。

    默兒倒是也是知趣的,便是不出聲的退下去了。夜木親自擰了毛巾給子莜擦拭的,一開始子莜還推脫著,到最后干脆就放棄掙扎了,反正,也掙扎不出什么結果的。

    等一切熟悉好了,換好了衣服,還沒有出門便是被夜木有抓了回來,硬是給她加了件披風。子莜看著夜木仔細的模樣,竟是乖巧的呆在了原地。“我,其實不冷。”

    夜木伸手,將子莜圈在了懷里,“怕你冷。”說著,便是環住了她的腰,將她帶入了懷里。“你的身子弱,定是要好好養著的,你的身子為什么變成這樣,我可以不問,但是今后你必須都聽我的,好好的調養,聽到了沒有。”

    子莜低著頭,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夜木小心翼翼地護著她,就算是臺階都要小心翼翼的,默兒和冬兒站在一旁看著,臉上的笑容濃的打緊,“倒是沒有想到主上會是這般的護著夫人啊啊啊。”冬兒看著,都冒泡泡。

    默兒也重重的點了點頭,看著不遠處幾乎是粘在一起的兩個人,“夫人也總算是苦盡甘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不是夫人重情重義,又怎會落得如此的下場。沐霖上神說的對,夫人一點兒也不適合天族,她早就該離開了。如若不是先太子殿下,也不會,”如此說著,倒是有幾分的惋惜。

    “只是,無論怎樣,都沒有想到會是大殿下,實在是命運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告訴夫人,大殿下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默兒搖了搖頭,看著快要消失在視線里的兩個人,“這種事情,便是讓她們自己說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夜木帶著子莜走到了桌子邊上,看著桌上已經擺好了早餐,子莜看著便是抬頭看向一旁的夜木。

    “吃了這么久都吃不膩,也就只有你了。”說著,便是親自給她盛了一碗紅豆糯米丸子湯。

    子莜拿起勺子喝了一口,有些吃驚,“這跟凡間的,”停頓了一會兒,竟是有幾分的猶豫,“你該不會,將凡間的廚子,綁架到這兒來了吧。”

    夜木倒是沒有想到子莜會有這樣的想法,便是伸出手去好好的蹂躪了一下她的臉蛋,一點兒肉都沒有,摸著一點兒都不舒服,“你眼里你的夫君就是這樣的人嗎,真的是,自然是我低聲下氣的去學了秘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的東西,真的會告訴你的嗎?”子莜還是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,看著夜木,就像是夜木好像出賣了自己的色相一樣。

    夜木頗有幾分的無奈,果然,自己的小娘子,自己要學著收拾才行。只是如此想著,便是一伸手,將子莜拉了起來,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如若是尋常的話,子莜怎么可能會如此輕易的讓他得逞,只是這個人,竟是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封住了她的穴道,不允許她是用靈力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時候封了我的穴道的。”她竟是一點兒感覺都沒有。

    夜木笑著親昵的蹭了蹭她的鼻尖,“自然是夫人在睡覺的事情,畢竟夫人也只有在睡覺的時候比較好欺負了。否則,為夫也未必打得過夫人啊。”

    子莜氣呼呼的看著夜木,這個人,不對啊,明明早上她還在體內運了靈力的,“說謊,我早上還在體內運了靈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運靈力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覺得自己的精神格外的好,所以看看而已。”子莜說著,只是聲音變的越來越小了,倒是變的有些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夜木看著子莜的模樣,一點兒也不后悔自己的決定,“就該讓你老老實實的,否則還不知道你自己平時怎么消耗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子莜本想要嘀咕的,只是看到夜木的臉色之后,還是眼觀鼻鼻觀心的閉嘴了。很顯然,這個男人有些生氣了。夜木嘆了口氣,下巴支撐在了她的頭頂,“子莜,你好好的好不好,聽話乖乖的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為什么她現在明明活生生的在他的懷里,他反而更加的患得患失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子莜往他的懷里尋了個舒服的位置,靠了靠。

    夜木聞著她頭發的香味,環著她,“魔族早餐和晚間寒氣很重,不準脫衣服知道了沒有。這幾日不準出去,等你的身子好些了,我帶你出去看看,魔族比天族好玩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實沒什么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聽話!”不知道為什么,夜木對她最喜歡說的,就是讓她乖,讓她聽話,仿佛她有多胡鬧似的。“你的身子弱成什么樣子了,必須要靠精純的靈力好好的養護著,等你好的差不多了,我就帶你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才算是差不多啊。”子莜嘟著嘴,看著夜木。雖然她知道這個府邸大的很,但是,她要帶上多久才可以啊。

    夜木將她放回到椅子上,給她夾好吃的,“那你好好的吃飯,好好的休息,好好的休養,那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子莜看著眼前的事物,便是小口小口的吃起來了。夜木看著她吃,便是覺著自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便是不停的給她夾各種各樣的食物,子莜沒吃多少便是飽了,“你怎么都不吃啊,別給我夾了,我吃飽了。”

    夜木看著像是小貓進食一樣的自由便是微微的蹙起了眉頭,“你就吃這么一點兒?”

    子莜擦了擦嘴,看著自己的盤子,明明她已經吃了兩塊小米糕,用了一碗多的紅豆糯米丸子湯了,“我用了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夜木顯然是不滿意的,只是看著她一副真誠的模樣,也不想要讓她吃多了難受,便是自己快速的吃起來了。這會兒倒是輪到子莜給他加東西了,“我記得你不太愛吃這些甜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歡的我都喜歡。”說著,將碗里的紅豆湯一飲而盡了。

    子莜看著夜木,知道他又是在哄自己了,“一會兒你盡管自己忙去,不必管我了。”現在在魔族,他如此的身份,定是還有很多的事務的,她本就是魔族的罪人了,定是不能再拖累他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一直想要問的,可是他,也沒有想要說的意思。

    夜木將碗放了下來,“昨晚魔君便是下旨了,你雖殺了我們不少魔族將士,但是你是我們先主和先魔后的救命恩人,更是無數次在幽冥的手下保下了我們魔族人的性命。我們魔族人也是講道理的,過去的一切,便是一筆勾銷。”夜木笑著看著子莜,想要從她的臉上得到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子莜的眼光閃動了幾下,便是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啊,世人嘴里說的最為寬容的天族,竟是這般對她,可是魔族確實,如此寬容的接納了她。

    “從此再無戰神子莜,你只是我的妻子。魔族已經同天族說了,處死了戰神,以告慰魔族亡靈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今后,這兒,就是你的家里。”

    子莜笑著,點了點頭,如若,一開始,她能夠先遇到他,如若一開始,她就來了這里,會不會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倒是一直想問你,朝兒呢。怎么一直都沒有見到他?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添加書簽
18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