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玄幻魔法 > 我奪舍了魔皇 > 144.一個神威蓋世,一個威風掃地(第四更求訂閱!)

144.一個神威蓋世,一個威風掃地(第四更求訂閱!)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柴翰近乎無意識的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這次,不論元老派還是少壯派,魔教眾人都下意識跟著點頭。

    每一個人,此刻心中都不期然間冒起另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想起一件同眼前南云山之戰,似乎全不相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先前在雪域高原山展開的那一場雙皇之戰。

    魔皇同劍皇之間的巔峰對決。

    今日南云山之戰,還有這場牽動整個神州浩土的舉世伐魔,追根溯源,其實都是源自當初那場對決,是其后續影響和延伸。

    彼時,大家認為那一戰以平局收場。

    兩大頂尖高手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才有接下來這場舉世南征,聯合討伐魔教的大戰。

    但如今再回頭看,那一戰,其實分出了勝負。

    自家教主贏了!

    不管劍閣閣主遠赴海外尋醫問藥的消息是真是假,但擺在大家眼前的事實是,他直到這一刻,始終不曾現身。

    當日一戰的傷勢影響,延綿至今。

    而陳洛陽一路從巴蜀馬不停蹄轉戰回來,連續擊敗異族左賢王修哲和清涼寺前任住持“病摩訶”明覺大師,叫劍帝王健不戰而退,打死打傷正道高手無數。

    回到魔教總壇古神峰后,一己之力對抗大自然之威,平息山下地火之亂,保住魔教總壇。

    然后,今日南云山之戰,頃刻之間,摧毀南征聯軍最后的核心力量。

    只用三招!

    第一招,擊殺太乙道宗現任掌教流云子,將此次參與南征的太乙道宗弟子全部抹平。

    第二招,面對面,硬碰硬,以強生強,正面擊敗劍帝王健,一招間將這位武帝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第三招,同時擊敗夏帝李元龍和一條真龍,更將劍帝王健當場打死。

    神州五帝,就此坍塌一角。

    尤其是第三招,陳洛陽彰顯第十四境的境界實力,不僅傷勢痊愈,更猶勝自己先前全盛之時。

    如此神威,讓他聲勢凌駕于劍閣閣主之上。

    魔教眾人,一時間只覺神馳目眩。

    少壯派眾人興高采烈。

    元老派眾人回過神來后,面面相覷,則都神情復雜。

    原以為同劍閣閣主一戰后,教主會因此蟄伏很久,難以像先前那般強勢,教內依靠的重心,勢不可免向大首座和大長老偏移。

    結果天不隨人愿,舉世南征伐魔,大長老反而因此負傷。

    教主回歸,不僅沒有蟄伏之相,甚至還比先前更加強勢,更加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一場大戰下來,中土正道聯軍固然雖然慘重,魔教元老派卻也沒沾到任何便宜,反而還有損失。

    倒是魔皇聲威更隆!

    所有人,都震驚的看著半空里火焰散開,露出陳洛陽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足踏虛空,氣勢沉雄寧靜。

    腳下位置,相較動手之前,沒有半分移動。

    舉重若輕,揮手之間,將敵人盡數擊敗。

    重新穩固下來的六龍皇輦上,張天恒沖出大殿,神色狂熱,在殿門口向半空中的陳洛陽叩拜:“教主神威蓋世,我神教戰無不勝!”

    蘇偉、老壽、金剛等人,也都是相同動作。

    蘇夜好奇的看看左右,也笑嘻嘻模仿:“師兄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他們麾下教眾,更是整齊跪倒一片。

    “教主神威蓋世,本教戰無不勝!”

    元老派眾人,神色都更復雜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三長老王默峰看著其他人,苦笑著嘆一口氣,沒有說話,雖未跪倒,但朝著遠方半空中的陳洛陽拱手一禮。

    五長老譚云生同樣嘆息,跟王默峰相同動作。

    四長老柴翰嘴唇動了動,身體也微微顫抖一下,僵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二長老燕趙,像泥塑一樣,一動不動,雙眼木然望向遠方。

    教眾的歡呼雀躍聲中,陳洛陽面色淡然。

    他視線看向下方。

    方才被他一拳打得重傷的夏帝李元龍同那頭赤火炎龍,正強忍傷勢,咬緊牙關試圖逃走。

    陳洛陽雙瞳中暗金光芒閃動,凌空伸手一招。

    神魔令重新回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然后,又落下。

    滾滾烏光閃動中,九尊魔神相再次出現,要包圍夏帝李元龍同那頭赤火炎龍。

    李元龍之前有藍光冰海做防護,雖然藍光冰海瞬間就被撕裂,但終究為他擋了一擋。

    傷勢較輕的他,玄功九轉,將虛空龍拳和入云龍拳的拳意催動到極致,向外奔逃,總算沒有被神魔令的光輝罩住。

    那條赤火炎龍傷勢較重,力不從心,當即落入烏光籠罩下,遭受九尊魔神相的鎮壓,只能苦苦掙扎。

    陳洛陽看著漸逃漸遠的夏帝李元龍,神色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左臂那一招“祝融”,是他抽取地火積蓄封印的力量,方才一次性的釋放出來,此刻讓他又重新有失去平衡的感覺,需要慢慢適應。

    萬幸,除了這抽取地火積蓄的必殺一招外,他能用三次孤注一擲大法。

    眼下還有一次機會。

    不使用的話,他仍能維持武王修為,勉強立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夏帝李元龍逃走,陳洛陽不打算把最后一招給對方。

    事有輕重緩急。

    他需要保留一些底氣,應對另一個近在咫尺的威脅。

    魔教元老派領袖,朱雀殿首座。

    女帝燕明空。

    對方目光銳利至極,從李元龍身上收回,轉而看向陳洛陽。

    魔教其他人的視線,這時也都集中自家教主身上。

    陳大教主不慌不忙,側了下頭,看向燕明空。

    “現在,你該不會還要用那么久了吧?”

    魔教元老派一眾宿老聞言,全都微微一窒。

    此前,燕明空同夏帝李元龍交手多場,鏖戰多日,雙方始終誰都沒能奈何誰。

    雙方都有所保留,一直相持不下,直到今天。

    而現在,陳洛陽剛一到南云山脈,伐魔聯軍立馬死的死,逃的逃,土崩瓦解,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此前魔教同聯軍激戰多時,仿佛全都成了一場笑話。

    如果不往陰謀論的方向去想,那這次在教主的比照下,大首座簡直要威風掃地了。

    問題是,真要說元老派不盡力,也實在冤枉了他們。

    對手方才展現出來的實力,教主如果有傷在身,同樣獨木難支。

    夏帝李元龍和劍帝王健表現出來的實力,都超乎過往印象和情報。

    更別說還有一條將近成年的真龍。

    按照往日經驗,便是教主巔峰狀態,面對如此陣容圍攻,也需留神,不能說有萬全把握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今天的魔皇,也比自己往日更猛。

    而且,猛地多!

    這才有摧枯拉朽的結果。

    今日南云山之戰,是一場敵我雙方全都超出大家認知的大戰。

    元老派眾人此刻看著陳洛陽,心中突然涌現無力的感覺。

    部分人心中不禁生出一絲懷疑的念頭。

    大首座,真的能戰勝對方嗎?

    燕明空固然進步卓絕,但她的對手,卻依舊如同高山一樣矗立在面前。

    在兩年前教主踏足第十四境的時候,這種感覺,都不曾像今天這般強烈,這般讓人挫敗到心生絕望之感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里,最平靜的,反而是當事者本人。

    燕明空目光前所未有的明亮銳利。

    她身無殺氣戰意,但直視陳洛陽那對閃動暗金光華的眼眸:“你這是精疲力竭,要假手于我嗎?”

    陳洛陽面上表情八風不動。

    他淡然看著女帝燕明空,微微搖了下頭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,當你不總是惦念跟本座來做對比,你才算真正強大起來。”

    元老派眾人聞言,氣息又都齊齊一窒。

    唯有燕明空不為所動:“我只走我自己的路,你的觀念與信條,少往我身上套。”

    陳洛陽雙目中的暗金光芒淡去,玄烏黑光重現。

    “你心存私念,御敵不力,現在是你最后的機會。”他背著雙手,足踏虛空,轉身朝六龍皇輦不急不徐走回去。

    “李元龍跑掉,你朱雀殿的差事就卸下來吧。”

    燕趙、柴翰等人聞言,臉色都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陳洛陽背對燕明空而行,姿態悠然自得,仿佛完全不擔心被對方偷襲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招,神魔令向上飛去。

    烏光籠罩下,九尊魔神相鎮壓重傷的赤火炎龍,一同上升,來到陳洛陽身邊。

    陳洛陽手持神魔令,不緊不慢走向六龍皇輦。

    “其余進犯本教圣域之敵,你們料理干凈。”

    皇輦上,一眾魔教高手齊聲應諾:“謹遵教主諭令!”

    燕明空注視其背影,并沒有動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知是陳洛陽的姿態震懾了她,還是她想要挽回自身顏面。

    燕明空收回目光,轉身向夏帝李元龍消失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感覺背后如同實質的目光消失,陳洛陽心里暗自松口氣。

    隨時準備不回身就是一式神武魔拳的身體,略微放松一點。

    剛才如果對方敢動手,他已經準備好讓神魔令松開赤火炎龍,當先朝燕明空砸去。

    緊要關頭,也顧不得旁觀者如何想,先解決最直接的威脅再說。

    但還不等他真的松口氣,他隱約感覺燕明空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然后,另一個人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大首座,還請留步。”

    青龍殿首座,陳初華的聲音:“已有確鑿消息,異族族主宇文峰,在兩日前便已經正式出關,現下行蹤不明。”

    燕明空停下。

    陳洛陽也停下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添加書簽
18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