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都市言情 > 山路 > 第六十一章 重回故里

第六十一章 重回故里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許可只覺得一顆心沉沉的,他再次閉上了眼睛,希望能找回心中的寧靜。

    可是困意怎么都回不來,身子微微一動,他突然感覺到,好像座位上還有東西。

    低頭一看,原來座位里面放著一瓶礦泉水,下面還壓著一張紙條:許可,不要總渴著自己,我只剩下這一瓶水了,留給你,方梅。

    字體娟秀,內容更是讓人暖心。看著這一瓶水、一張紙條,許可的眼前又出現了那個笑起來就眉眼彎彎、有著漂亮臥蠶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許可突然看向窗外,此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早已沒了方梅和她家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許可終于知道自己錯過了什么,與方梅雖是萍水相逢,卻也算得上知己,可他們彼此連個電話都沒留。

    就算她有男朋友……做個普通朋友總是可以的吧?

    可現在……后會有期……真的有那么一天嗎?

    火車再次啟動,搖搖晃晃向北京而行。

    以后的路程中,只有旁邊的老大爺和許可簡單的交談過幾句后,許可幾乎就沒有再說過話。

    沒半日的功夫,老大爺先下了車,而后就是那個俏女人和老大嬸也下了車。

    長椅空空,已經沒有半路再上車的旅客了。

    離北京越來越近,車外的氣候也隨之變化,草木越來越枯黃,溫度也越來越低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切看得許可特別興奮,這是他所熟悉的冬季,他終于快到家了!

    北京火車站依舊人山人海,許可的行李不多,他也沒和家里打招呼說他回來,便沒有人來接站。

    有什么可接的!老媽身體不好,老爸又忙。更何況,他這支教執行本來就是不被他們二人所支持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,回家的喜悅頓時變得有些沉重,不過許可還是加快了步伐,歸心似箭的往家趕。

    因為許可的家就住在市區,等他趕到家時,也還不到中午的時間。

    小區的房齡已有十幾年,算是個老舊的社區。雖然房子又老又破環境又不好,不過生活在這里卻很方便。

    樓下一排街的門面房全部改成了底店,經營范圍涵蓋了百姓的所有吃穿住行。

    特別是街口的早市,天剛朦朦亮的時候,這里就已經人聲鼎沸。

    小區里的大爺大媽大叔大嬸早早的就來這里挑揀新鮮蔬菜和水果,而許可的父親許大遠,天亮前就會將水果批發好,第一站就會擺在早市里賣。

    早市雖然熱鬧,生意也好,只不過開放時間卻不長,一定要在早高峰之前結束,畢竟不能影響那些上班上學的出行。

    這時,許大遠便會騎著他的水果三輪車再換個地方繼續賣水果。

    在夏天,天亮的早,清晨也不冷,許可的母親魏秀芳到時經常會逛早市,順便還會陪著許大遠賣水果。

    只是冬季天亮得晚,外面又冷,魏秀芳便很少去早市了。她通常會在上午的時候趁著陽光好,在小區的菜攤上挑些蔬菜回家。

    這一天也如此。北京的冬季雖然冷,卻陽光充足。也許前不久剛下過一場雨,此時空氣清新,連天空都透著清爽,萬里無云的天氣,燦爛的陽光灑滿大地。

    魏秀芳拎著個菜籃子,她剛從不遠處的菜攤上買了些菜回來。

    家里就她和許大遠兩個人吃飯,做的飯倒也簡單,都是以清淡為主。

    此時她的菜籃子里,只有幾個玉米,兩個洋蔥,半塊冬瓜,以及一顆大白菜。

    東西雖然不多,但挎在手臂上還是挺沉的。

    魏秀芳回家的路上遇到幾個老鄰居,打過招呼后,便繼續往家走。

    剛到樓下正準備拐進單元門時,遠遠的瞧見對面走過來一個大男孩。

    那男孩背著陽光,他的相貌看不真切,只是他走路的姿勢……怎么那么像她的兒子許可?

    魏秀芳的心緊緊一縮,平靜如水的情緒頓時起了波瀾。她就那么一個兒子,雖然嘴里經常說著兒大不由娘,男兒志在四方應當勇闖天下,可是真離開身邊了,這當媽的沒有一個是不想念的!

    兒行千里母擔憂。

    魏秀芳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,她知道,她這是又想兒子了。

    對面那小伙子走路的姿勢雖然像許可,可明顯的比許可瘦,而且瞧著也比許可黑。

    “媽!您怎么在這兒呢?”就在魏秀芳準備抬步向單元門走去時,耳邊突然響起了兒子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回她的心更是狠狠一揪!難不成想兒子想出了幻聽?

    可無論是真是假,魏秀芳都急不可待的順著那聲音看去。

    說話的正是她剛才瞧見的那個小伙子,此時小伙子三步并兩步的已經跑了過來,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不就是……她日思夜想的兒子嗎?!

    “小可?!小可,真的是你!你怎么回來了?!”魏秀芳由驚訝轉為驚喜,拉著許可一個勁兒的上瞧下看,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的兒子就這么活脫脫的出現在她的面前了!

    許可看到魏秀芳心里也有些驚顫,他的母親才幾個月不見,兩鬢已經多了很多白發,臉上的皺紋似乎也多了幾道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即便是在陽光的照耀下,他母親的氣色仍舊不太好,一看就是久病之人。

    許可心疼得厲害,可卻不知該怎么表達,同時心里又很愧疚,因為他的固執己見,遠離北京去往黔南,讓他的父母身邊無兒可依,更讓他的父母操碎了心!

    “媽,我回來了。”許可的喉嚨有些緊澀,看著興奮不已的魏秀芳,最后只擠出了這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魏秀芳卻被這突然的喜悅沖昏了頭腦,甚至有些不知所措。想拉著兒子回家趕緊休息,想了想又不對,拉著許可便往小區后面走,邊走邊說道:“走,跟媽去市場,看看你想吃什么,媽回去給你做!”

    “媽,我……”不等許可說出下面的話,魏秀芳已經興致勃勃的拉著他往小區后面走了。

    許可有些無奈,他這風塵仆仆的樣子,一身又臟又臭,臉也沒洗牙也沒刷,就這么出現在自家小區,有點兒太失體面了。

    可魏秀芳根本就不管這些,她現在只興奮于兒子回來了,她不僅想讓許可多挑些他想吃的東西,更想讓出來遛彎兒的那些老鄰居看看,她的兒子回家了!

    剛回來的許可也不想掃了魏秀芳的興,便無奈的跟著她去市場買菜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個時間能出現在菜市場里的,基本上都是退休在家的大爺大媽,很少有許可這個年紀的。

    他一出現,變感覺有些鶴立雞群,只不過再次來到久違的菜市場,雖然是冬季,可是菜品和水果卻極其豐富,這對于吃了很久的土豆玉米和糟糧的許可來說,著實讓人眼花繚亂。

    “哎呦,魏大姐,這小伙子誰呀?”賣菜的大嬸一看到魏秀芳又回來了,同時旁邊還跟著個帥小伙,雖然黑了點兒,不過不難認出,這小伙子跟魏秀芳有幾分相像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兒子,今天剛回來,剛巧樓下遇著了,一起再過來挑點兒菜。”魏秀芳笑呵呵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兒子去外地當老師去了?這是放寒假了?”旁邊一個賣肉的大叔伸著腦袋問道。

    魏秀芳的神色稍稍僵硬,這種說辭,想必是許大遠說的。

    許可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,特別是他母親臉上的表情變化,心里說不出的發堵。

    看來他不在的這段日子,他爸媽為了維系臉上的面子,沒少遇到這種尷尬事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魏秀芳便將這些忘在了腦后,她帶著許可繞到菜市場最里面,挑了條又肥又大的活魚,又買了塊豆腐,還買了根萵筍。

    “媽,現在萵筍這么貴,干嘛買這個?”許可看著老媽癟癟的錢包,卻愿意掏出最后的錢,買根看起來并不算新鮮的萵筍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愛吃這個嘛!”魏秀芳依舊樂呵呵的,說道:“你們那地方,媽又不是沒去過,要什么沒什么,別說你這個壯小伙,就是媽,吃了幾天你們那兒的飯菜,都快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許可一愣,這才想起來,他父母在的那幾天,他是用自己的錢托二狗子在山下買了些看上去還不錯的食品,帶上山給他們吃的。

    而他和村民們……平日里,別說吃那些東西,就是看,都看不到!

    見魏秀芳說著說著就一臉心疼,許可也不打算道出實情。就這么讓她誤會也沒什么不好,至少可以讓她少點兒擔心和掛念。

    此時魏秀芳的菜藍子早就滿滿的,許可提在手上,勒得手掌都紅了。

    看著這一藍子這幾個月都見不到的東西,許可除了開心,更多的是感慨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他一直在想著,回到家里,爸媽還會不會跟他繼續生氣,還會不會對他冷臉相對,甚至……會不會讓他進家門!

    看來一切都是多慮了,瞧老媽的興奮勁兒,就像自己當年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了一樣。

    不!她甚至比當年還要興奮開心!

    許可眼眶突地變得滾熱,酸酸脹脹。以前,他從來沒認真體會過父母對他的付出,一味地認為理所應當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添加書簽
18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