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都市言情 > 正正經經談戀愛 > 第 36 章

第 36 章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宴好是帶著一身悶氣到海邊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跟喜歡的人睡一個房間,期待了很久,夢里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回。

    可這么好的機會真砸他頭上的時候,他竟然睡著了,什么事都沒干成。而且睡得跟死豬一樣。

    大概不會有人像他這樣蠢了。

    .

    江暮行跟黃緒通完電話,見宴好已經快走到海里了,他的面色一沉,腳步就朝那邊邁去。

    “宴好。”

    背后的聲音讓宴好驟然清醒,海浪往他的鞋子上面拍,他后退好幾步,找地兒脫鞋襪。

    江暮行出聲阻止:“你腳磨破了,別下水了,安穩在岸上待著吧。”

    宴好解鞋帶的動作停下來,愕然扭頭:“班長,你怎么知道我腳破了?”江暮行把手機放回口袋里:“半夜上廁所看見的,你腳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半夜?宴好又郁悶上了,那個時間段他在睡覺,只有睡覺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見江暮行在看自己,宴好就抿起嘴角笑笑:“沒事兒,就破了點皮,早上都不怎么疼了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的面色漠然:“那你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宴好迷茫眨眼:“班長,你不游泳嗎?”

    江暮行背過身往岸上走: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宴好的眼睛一下就睜大了起來,他對著江暮行的背影大聲喊:“我教你啊,班長,我游泳很厲害的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腳步不停,理由隨口就是一個:“沒帶干凈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宴好失落地踢飛一灘沙子,幾瞬后,他聽見江暮行說了句:“下次讓你教我。”

    還有下次?宴好的心跳停漏了一秒,下一秒就狂跳起來,他跑著追上江暮行,手指指一處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那邊吧,那邊有淺灘,水很淺的,還有很多石頭,踩在上面很舒服,視角也好,可以拍照。”

    說著就先往那邊跑,邊跑邊回頭,大幅度地揮著手,風把他一頭柔軟的發絲吹亂,臉上有笑,眼里有光。

    “快過來啊,班長。”

    風景太好,時光太美,江暮行看得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.

    這個點,海邊有晨泳的,帳篷里露營的也一個一個地探出頭,等日出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宴好拍了好一會照片,黃緒跟他女朋友來了。

    十分鐘前,宴好才從江暮行口中聽到了一些事,關于黃緒。

    現在看到他,心境就會有些許不同。

    黃緒以前是三中的,成績名列前茅,跟女朋友約好的一起上A大。

    結果高考那天早上,黃緒他爸突發腦溢血住院,他錯過了高考,之后也沒辦法再投入到學習中,就跟人搞了個樂隊,在酒吧唱歌,四處的接活動,寫歌賣。

    理想早已猝死,活著的只有現實。

    宴好心想,黃緒跟江暮行的家庭情況有異,卻有一個共同的地方,他們都是一夜之間就驚惶長大了,所以他們能成為朋友。

    黃緒感到古怪,江暮行的男孩怎么突然對他多了一堆友善的情緒?

    昨天在A大還沒有。

    黃緒牽著女朋友陳星走近點:“小孩兒……”

    宴好還沒回答,一旁的江暮行就冷聲開口:“昨天沒介紹名字?“

    黃緒一臉趣味地朝江暮行投過去一個眼神,不是吧,小孩兒都不讓叫?

    江暮行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宴好偷偷看他,聽黃緒問:“宴小好,你們打算在A市玩幾天?”

    “周三快中午的票。”宴好說。

    “那抓緊時間的話,A市的景點差不多能跑完。”

    黃緒懶懶笑道:“我們今天下午就得回去,跟你們就不一道了。”

    陳星倚著黃緒,大概是不熟,就沒說什么話,但并不高傲,宴好看過來時,她給出了一個很柔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宴好想起江暮行說黃緒要照顧他爸,只能留在本市。

    所以說……

    宴好看黃緒跟女朋友牽在一起的手,據江暮行透露,這倆人是從初中走上來的。

    這就是說,他們一路走過青蔥年華,又趕上異地。

    身邊還是彼此。

    宴好從他們身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種,不會被時間沖散掉的感情。

    羨慕,祝福,也很憧憬。

    .

    黃緒是背著吉他來的,他就地坐在沙灘上,從挎包里拿出一個DV,讓江暮行幫忙錄個視頻。

    江暮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宴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班長,我們被黃緒利用了。”宴好小聲說,“他想炫耀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擺弄DV,淡淡道:“沒事,他占不到便宜。”

    宴好沒聽清。

    黃緒不帶害臊的,他撥幾下琴弦,笑容跟耳朵上的銀耳釘一樣耀眼:“媳婦兒,坐。”

    陳星倒是有些羞澀,她攏了攏裙子,在他一側坐下。

    宴好被這恩愛一幕刺激到了,他往江暮行身邊挪了一下,又挪一下。

    江暮行沒動,仍他挪過來。

    .

    黃緒唱的是原創,叫《沙螺》,關于他對生活的感悟,感激,期盼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只是他覺得這首歌適合在海邊唱,身邊要有沙灘,有大海,有戀人,有朋友。

    時機對了,才有了這樣的畫面。

    黃緒的嗓音并沒有多少華麗的技巧,他唱歌是有情感有靈魂的,非常有感染力。

    好像每一句歌詞背后都有一個故事。

    黃緒唱到副歌部分,陳星脫了鞋襪,赤腳踩在沙灘上漫舞,動作輕盈的像春日里的一抹風,一只蝴蝶,一片旋轉著的落葉。

    黃緒的眼神始終追著她。

    海邊的其他游客聞聲靠近,跟著節奏拍起手來,沒上前,都在鏡頭外圍,不會有誰去破壞唱著歌,跳著舞的一對戀人。

    宴好也輕輕拍手,腦袋跟著晃動,眼睛往江暮行拿在手里的DV上瞥。

    黃緒的外形很酷很有男人味,嗓子又好,還會創作,卻不去參加歌唱節目,不進娛樂圈。

    就像江暮行,也在堅持自己的選擇。

    還有他。

    .

    歌唱玩了,舞跳完了,視頻也拍完了,黃緒就把DV對著宴好跟江暮行:“拍拍你們。”

    宴好無措地看一眼江暮行。

    黃緒調侃道:“宴小好,你看他干嘛,說你的,說你想說的。”

    宴好臉頰一熱,他用余光瞄瞄江暮行,見沒什么反應就撓撓鼻尖開口:“現在是7月11號,早上4點……”

    “39,4點39,”宴好看了下手機,手往后指,“我在A市,后面是大海,風很涼爽,海水很藍,沙子又細又軟,有貝殼。”

    說著就去摸左邊,只摸到了沙子:“班長,我的貝殼呢?”

    江暮行手一拋,小貝殼落入宴好懷中。

    宴好摸摸,上面還有江暮行的體溫,如果不是在外面,他都想親親蹭蹭。

    “看,貝殼,很漂亮。”宴好舉起貝殼,“我撿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江暮行猝然蹦出一句:“位置是我告訴你的。”

    宴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把貝殼撿起來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睨他一眼:“我沒說不是。”

    宴好智商掉線了,他有些孩子氣地撇撇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黃緒DV后的臉直抽,果真是當局者迷,江暮行的男孩迷糊得很。

    陳星似乎是猜到了什么,詫異地向黃緒眼神詢問。

    黃緒輕微搖搖頭,示意她不要去觀察。

    陳星就恢復如常,沒表現出一絲不自然,避免那個在喜歡的人面前自卑,不自信,又敏感的男孩拘謹。

    “今天來看日出的有我,還有我班長,”宴好指一個說一個,“緒哥,緒哥女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黃緒開始提問:“心情怎么樣?”

    宴好剝塊糖吃,狀態很放松:“高興。”

    黃緒又問:“明年就高考了,對未來有什么想法嗎?”

    宴好眉心輕擰,怎么突然采訪起來了?他本能地警惕起來:“緒哥,你問問我班長,別光問我。”

    黃緒喊江暮行,頗有幾分看熱鬧的意味:“聽到沒,讓我問你,那你說兩句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望著遠處的廣闊深海,望了好一陣,遲遲沒有言語。

    宴好不知何時把腦袋轉向江暮行,一瞬不瞬地盯著他,期待還能聽到些什么,具體點的東西,哪怕只是一個計劃。

    只要打探到一點江暮行未來的形跡,宴好就會想方設法參與進去。

    好幾分鐘后,江暮行抬眼正視DV,眼底劃過一道柔光:“我希望未來能擁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兩個“希望”,兩個含義。

    沒有消極,只有沉淀下去的守候。

    .

    “嘎嘣”

    宴好咬碎了嘴里的糖果,江暮行想擁有的希望是什么呢?

    自己能幫得上嗎?

    宴好想幫江暮行擁有他想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黃緒咳了幾聲:“好了,宴同學,你班長說了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宴好垂著頭,手指在沙子上瞎劃:“就是努力做最好的自己。”去愛最好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還叫沒什么想法?”黃緒說,“小弟弟,你給自己定的要求,這個世上沒多少人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宴好說了句:“我會成為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語氣十分的平常,每個字里面卻都裹著自己的決心。

    江暮行的目光落在宴好的發頂上面,看他早上撲了水,還是翹起來的一撮毛迎風飛動,朝氣蓬勃。

    單純,美好,又熾熱。

    宴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等他回到現實中,全身刷地火燒火燎。

    沙灘上多了“江暮行”三個字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劃出來的,字很大,劃得很深,像描過。

    宴好慌慌張張抹掉江暮行的名字,裝作淡定地垂著眼睛刷手機,卻不知黃緒已經無意間全記錄了下來。

    黃緒還沒怎么看,江暮行就起身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視頻發到我郵箱,盡快。”

    黃緒神態懶散:“發你可以,你要怎么謝我?”

    江暮行拿走他的DV,看鏡頭里的人:“等你將來有了孩子,題不會做可以找我,免費講解。”

    黃緒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用一個視頻給孩子找個厲害的家教,值了。

    .

    距離五點還差七分鐘,天際出現了一條橙黃色的細線,像是有只無形的手拿著一支大畫筆,在一點點把細線拉長,往兩側涂畫。

    那顏色的面積越來越大,色調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然后,紅日跳出海面,霞光萬丈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海邊沸騰,驚嘆大自然之美的呼喊聲此起彼伏,多個鏡頭都在記錄這個畫面。

    江暮行往后退一點,他也像周圍其他人一樣拿起了手機,出現在鏡頭里的卻不是日出,是拍日出的男孩。

    宴好拍完日出回頭,一眼就找到江暮行的身影,他飛快跑過去,輕喘著氣,眼睛因為興奮顯得黑亮無比。

    “班長,你拍了嗎?”

    江暮行看他染一身霞光:“拍了。”

    宴好劉海被吹開,露出飽滿額頭,眉眼帶笑:“好看吧?”

    江暮行眼簾半闔,從他小小眉心痣上掠過:“嗯。”

    宴好滿眼好奇:“那你給我看看你拍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年這時候我會把照片洗出來。”江暮行說,“給你看。”

    宴好不是很信,抬頭直直看他:“你說的啊。”

    江暮行跟他對視:“我說的。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添加書簽
18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