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黑狗傳奇

黑狗傳奇

作者:劉權葆 | 發布人:頂點小說 | 發布時間:2015-07-30

一、動惻隱,因狗結怨

  這天,秀英正在院子里洗衣服,忽然聽見院門外有狗咬架聲,出門一看,是林華的兩條大黃狗正合伙撕咬一條黑狗。如果不及時從大黃狗嘴里救出黑狗,恐怕這條黑狗就有生命危險。秀英看出兩條大黃狗并沒有馬上住口的意思,彎腰撿起半塊磚用力向大黃狗砸去。兩條大黃狗不等磚塊飛近,丟下黑狗落荒而去。

  黑狗非常瘦弱,正吃力地想從地上爬起來,爬了兩下,居然沒有爬起,翻身又滾倒在地。黑狗的那條被咬的后腿,一塊皮毛耷拉著,血水潺潺滴瀝順毛而下,秀英跑進房中取出一縷布條來,蹲下身就給黑狗包扎起來。秀英包扎完,用手在黑狗的頭上捋了捋說:“不流血了,你可以走啦。回去多吃些東西,把自己養得壯壯的,看哪個烏龜王八蛋還敢再欺負你!去吧去吧。”黑狗踮著后退一瘸一瘸地走了幾步,又掉頭轉了回來,沖秀英搖了搖尾巴,狗搖尾巴是向人表示友好。秀英明白了,這是一條流浪狗,一定是餓了,跑出來覓食,于是進廚房拿出一個饃饃丟給黑狗。黑狗看樣子是餓極了,狼吞虎咽,頃刻將一個大白饅頭吞咽下去,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,秀英干脆撿起一塊磚頭趕它走。黑狗這才離去,走出不遠又轉過頭來向秀英的院門注視片刻,好像記下了這個院門。

  翌日,秀英正要下田去,剛走出院門,就見黑狗在院門口附近蹲著。看見秀英出門來,搖著尾巴靠近秀英,伸出舌頭舔秀英的手。秀英看它還是一瘸一瘸的,肚子癟癟的,就知道它還沒有吃東西,連忙跑回去拿來兩個饃饃丟過去。黑狗剛要去吃,突然斜刺里躥過來一條大黃狗,叼起其中的一個饃饃就跑,秀英想攔已經來不及了,氣惱地撿起一塊磚頭向大黃狗砸去,飛出手的磚塊不偏不斜正砸在大黃狗一條后腿上,大黃狗立馬丟下饃饃,發出一串痛苦的慘叫。

  狗主人林華正在打掃院子,聽見狗的叫聲,丟開掃帚跑了出來。林華愛狗在村里出了名,都知道林華愛狗勝過愛老婆。

  林華見是秀英砸了他的大黃狗,不由勃然大怒,叫罵道:“你這個臭女人不知好歹,為什么打我的狗?”秀英家欠林華2000塊錢,不便與他翻臉,說你養的狗把我家的饃饃叼跑了,不該打嗎?林華看見了那個白饃饃,盡管氣哼哼的卻無話可說了。也是合該出事,林華養的兩條大黃狗原是一公一母,剛才跟黑狗搶食的是母大黃,跟在林華身后的公大黃看見黑狗,嗚一聲從林華身后躥出直撲黑狗,旁邊的母大黃丟下未吞完的饃饃緊隨其后,黑狗瞬間就被兩條大黃狗按倒在地。秀英眼見黑狗又要吃虧,不顧林華就在近前,抬腳踢了公大黃一腳,公大黃不管不顧,張口咬住了黑狗的脖頸。黑狗抵擋不住兩條大黃狗的攻擊,又不迭聲地慘叫。秀英轉身跑進家門拿了一根棍棒出來,揮棒砸向公大黃,正砸在公大黃的脊梁上,公大黃嗷兒一聲撲倒在地。林華看他的狗吃了虧,大叫一聲:“閆秀英,你敢打老子的狗!”快步跑到秀英跟前,伸手奪過秀英的棍棒,因林華過于兇猛,秀英站立不穩,順勢摔倒在地上,面皮磕破,流出血來。她從地上爬起來,摸一把臉,見手上有血,一頭向林華撞去。林華接連后退幾步,撞在身后一棵樹干上,后腦勺碰在樹身上,碰得兩眼直冒金星。就在林華舉起拳頭要暴打秀英時,正好村主任打此經過,攔住了林華的暴力行為。

  二、幫鄰居,黑狗抓賊

  兩天后,黑狗又來了。秀英照例丟給它兩個饃饃,也許是秀英的熱情款待,黑狗從此不愿離開了,秀英看它賴著不走,干脆收留了它,從此黑狗成了這個家的一員。不久黑狗身上的傷痊愈了,在秀英的精心喂養下,漸漸變得膘肥體壯,個頭也高大起來,兩眼紅紅的閃露著駭人的兇光,尤其是四條腿威武雄壯,身上的毛黑油油的泛著亮光,顯示著成年狗的兇猛彪悍,看上去比林華的大黃狗還威猛有加。秀英怕它跑出去傷人,買了個鐵鏈子把它拴了起來,還給它取了名號叫“丑”。

  秀英的男人叫岳天貴。岳天貴喜好賭博,常常賭到昏天黑地,有時三兩天還不進家。秀英勸也勸了、鬧也鬧了,可是不頂用,岳天貴照賭不誤,秀英拿出了女人的殺手锏——離婚。岳天貴也使出回馬槍,搶先把唯一的兒子藏起來,不讓秀英帶走。秀英一天不見兒子就活不了,不得不束手就范,拿他沒轍了。岳天貴的賭運時好時壞,有時也會贏得盆滿缽滿,有時也會輸得只剩褲頭。秀英連鬧幾回,岳天貴也學乖了,贏了錢就給她買東西回來,他知道女人喜愛衣服首飾,什么戒指、項鏈、耳墜、鐲子還有裙子、旗袍等等統統都有,秀英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,看整條街坊的女人都向她投來羨慕的目光,就不再尋死覓活與丈夫過不去了。

  岳天貴對秀英收留黑狗一事,開初不同意,后來看黑狗逐漸發育強壯起來,又非常靈性乖巧,慢慢就喜歡上了,有時還會牽著它出村去遛。望著岳天貴遛狗的背影,秀英會開心地想,興許丑能把丈夫從賭場里拉回來。還別說,岳天貴打從愛上黑狗后,真的呆在家中的時間長了,不是去遛就是蹲在旁邊靜靜地瞅著黑狗看,秀英不由私下偷著樂,看來這黑狗算是撿對了,居然能讓一個天天沉迷賭場的賭徒迷途知返。

  這天夜里,秀英正在睡夢中,突然被窗外的叫聲驚醒,趕緊跑出屋門觀看,發現叫聲是從鄰居泥鰍家傳來的,還伴隨著狗的撕咬聲和一個人的慘叫聲。仔細辨聽,狗的叫聲很熟,好像是丑的聲音。秀英沖院里叫喊兩聲丑,卻不見黑狗的影子。這時鄰居院里亮起了燈,接著響起泥鰍的呵斥聲:“狗,哪里的狗,走開走開!”秀英忙跑到泥鰍家中,就見黑狗前蹄下穩穩地按著一個人,這個人雙手抱頭,蝦米一樣蜷縮著,見有人來,哀聲求救:“爺爺奶奶,救命,救命啊!”“丑,回家!”秀英向黑狗呵斥。黑狗立馬收斂了兇殘相,跳到秀英身邊搖頭擺尾。泥鰍低下頭看躺在地上的人是誰,“二混子,怎么是你小子,半夜三更你來我家干啥呢?”二混子支支吾吾說不出什么。泥鰍見二混子懷中抱著一個蛇皮袋,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,讓他拿出來看是啥玩意,二混子不肯。

  秀英聽說被黑狗摁倒在地的是同村的二混子,村里人誰都知道二混子是個小毛賊。秀英提醒泥鰍:“是你幾天前在縣城讓專家鑒定的那個寶貝吧。”泥鰍強行從二混子手中奪過蛇皮袋,一看里面,果然是他家那件寶貝。“好哇!你小子敢來我家行竊,活得不耐煩了是吧?看我怎樣收拾你!”泥鰍飛起一腳正踢在二混子的小腹上。二混子立馬抱住小腹,蝦米一樣在地上又嚎又滾。泥鰍又取出手機報了案。派出所來人就把二混子帶走了,同時還帶走了泥鰍家的那件寶貝——一盞古時的燈臺。

  這件寶貝是泥鰍家一代一代傳下來的。聽老輩人傳說,泥鰍的先祖當年曾是岳飛元帥麾下的一位將軍。這位王將軍非常敬佩愛戴岳元帥,岳元帥被秦檜陷害后,王將軍悄悄把岳元帥經常用來夜讀的一盞燈臺收藏起來,后來常常對著這盞燈臺出神,睹物思人。再后來這位王將軍就郁郁而終,臨終叮囑家人好好收藏這盞燈臺,它是岳元帥精忠報國的見證!以后這盞燈臺就被泥鰍的先祖們代代相傳下來。泥鰍是在父親彌留之際接到這盞燈臺的,后來請專家看了,報出了讓人非常吃驚的數字,這盞燈臺至少值15萬,以后還有增值的空間。消息不脛而走,村里人紛紛相傳,乖乖,泥鰍家里居然藏著一件值15萬元的寶貝!這消息二混子聽說后,日思夜想千方百計想搞到手,夜里悄悄行竊來了,不想讓鄰里的一條狗抓了個現行。

  三天后,縣電視臺的新聞采訪車停在了秀英家的院門外,他們要對秀英和她養的黑狗進行采訪,村里好多人家像看耍猴的一樣跑來圍觀。岳天貴也跟著上了電視,這成了他津津樂道的談資,愈加喜愛黑狗了,逢人就講他家的丑怎樣怎樣夜越院墻抓捕竊賊,是一條嫉惡如仇的義犬,好漢護三村,好狗護三鄰嘛!

  這讓一個人恨得咬牙切齒,這人便是二混子,數天后,二混子因偷竊未遂被釋放,回到家中,看把一向本分的老爹氣得一病不起,遂對秀英和她豢養的黑狗懷恨在心:好你個閆秀英,走著瞧,不給你些顏色看看,老子就不是二混子!

  三、野田地,黑狗復仇

  黑狗讓秀英一家風風光光上了電視,引來許多人贊美與羨慕,林華其實也和二混子一樣嫉恨秀英與黑狗。聽說二混子被釋放,慌忙來見二混子。二人沆瀣一氣,一番密謀。

  電視臺記者采訪結束后,臨走向秀英提了個建議,說黑狗這么勇敢你們不該把它鎖起來,應該給它更多的空間方便它做好事。秀英認為記者的建議很有道理,就把鐵鏈解了下來,還給了黑狗自由。

  恢復了自由的黑狗像一個忠于職守的保鏢時刻跟隨在主人身邊。這天,岳天貴要去田間干活,特意叫上了黑狗。來到田間,黑狗瞇起雙眼在岳天貴附近躺下來,突然它兩耳豎起,像是發現了什么情況。果然,遠處有兩只狗向這邊跑過來,黑狗煩躁不安地看著兩只狗向它跑來,近了,原來是林華的兩只公母大黃狗。這兩只狗,時常在一起,一旦發現同類,往往一齊撲上,形單影只的同類也往往被它們的兇猛來勢所嚇倒,一下就夾起了尾巴,害怕膽怯了。人怕輸理狗怕夾尾嘛!

  黑狗不等兩只大黃狗跑近就迅猛地迎上去,一躍而起,將跑在前面的公大黃按翻在地,即以其狗之道還治其狗之身,一口咬住了公大黃的脖頸,母大黃一見遇上了強悍的對手,雌性的懦弱使它不敢近前,只有躲得遠遠地狂吠。黑狗大概沒有忘記上次公大黃對它的殘害,它把公大黃死死地摁在地上,咬得公大黃叫都叫不出直翻白眼。公大黃四蹄朝天亂蹬彈,這時黑狗突然松開了口,回頭猛然咬住了公大黃的卵蛋子,這玩意是命根子,平時就碰不得,這一咬,公大黃便沒命地慘叫。岳天貴被黑狗這要命的攻勢驚呆了,站在那里忘記了阻攔。林華是踏車到田間遛狗的,他騎得很緩慢,他遠遠的也看見了兩只狗在咬架,還以為是他的公大黃占了上風。其實,林華看見岳天貴帶著黑狗去了村外田間,有意也帶領他的兩條大黃狗去了田間,原想讓他的兩條大黃狗殺殺黑狗的威風,給岳天貴一個難堪,讓他明白他家的黑狗多么的不堪一擊,壓根不是電視里宣傳的那樣勇敢善戰,嫉惡如仇。林華聽到了一聲聲狗的哀嚎聲,他以為是黑狗發出的,卻見岳天貴傻愣愣地站在那無動于衷。他仔細辨聽,聽出是公大黃的聲音,慌忙大叫,把車子踩得如飛一般。林華飛近兩只狗,就見黑狗還緊咬著公大黃的卵蛋子沒有松口,有血水從黑狗的嘴巴里流出。林華見黑狗咬的是公大黃的那個部位,這不是把公大黃往死里咬么,林華跳下車就向黑狗撲來,黑狗猛然一掉頭,齜牙咧嘴,作勢要還擊林華。林華驚駭地停住了,不敢再越雷池半步。黑狗幾步跳到岳天貴身邊,搖頭擺尾。

  黑狗離開了。公大黃還在地上哀嚎不止,慢慢地爬起一瘸一拐地非常狼狽地向村里逃去,母大黃圍著林華轉了兩圈,被林華使勁踢了一腳,夾著尾巴哀哀嘶鳴著向公大黃追去。

  林華望著逃去的兩條狗,破口大罵:“該死的東西,老子天天白養了你們。”接著回頭轉向岳天貴,陰森森地問,“岳天貴,這事咋說?”

  岳天貴因賭博借了林華2000塊錢,至今沒還,看林華心疼狗心疼得要哭,感覺有些對不起林華,結結巴巴地說:“兩家狗咬架還能咋說,是你家的狗先咬我家的狗。”

  林華一聽岳天貴這態度,立馬火了:“岳天貴,你借我的錢不還我就不說了。你還強詞奪理,你沒看見你家的狗咬住我家狗狗的那個地方,險些咬下來,把我家的給廢了,得賠!”

  岳天貴硬不起來,說黑狗是秀英的,你回去找秀英去。

  林華氣勢洶洶回到村里,迎面撞上他老婆。老婆告訴他公大黃卵蛋里流出不少血已經死了。

  林華瘋了一般,一腳踹開秀英家的院門:“閆秀英,快出來給老子的狗償命!”

  秀英正好在家,弄明了來龍去脈,一個電話把110警察招了來。聽說是一只狗咬死了另一只狗,警察讓秀英賠償林華50塊錢拉倒,林華不同意,那警察立馬瞪起了眼睛,問他想要多少。林華本意是想欺辱秀英,想不到事與愿違,白白搭上了公大黃的性命,看警察對他的要求不支持,只好悻悻而去。心說:“閆秀英,老子跟你沒完,咱走著瞧!”

  四、懲色狼,黑狗顯勇

  黑狗咬死林華的公大黃而且還搭上了50塊錢,秀英想著就來氣,她不是可惜區區50塊錢,只是感覺這50塊錢出得有些冤枉,因此再不許岳天貴帶領黑狗外出。

  這天,天氣陰森森的,往日毒辣的太陽也躲在厚厚的云層里不想出來。田野里微風習習,吹在臉上涼爽舒適,難得這樣一個好天氣。

  秀英在齊腰深的玉米田里薅草。遠處傳來一陣沉悶的雷聲,秀英加快進度,想在雷雨到來之前把所剩不多的野草全部薅完,她太專注了,以致一個人悄悄摸到了她身邊她都渾然不覺。因為是在玉米田中,秀英換上了一條非常寬松的裙子,這條裙子非常稀薄,蹲下身能非常清晰地看見里面粉紅色的小褲頭。

  來人頭上套著一只襪子,整張臉全都隱藏在黑色的襪筒里。這家伙又向秀英靠近一步,秀英彎下腰,撅著渾圓豐滿的臀部利索地薅著地上的青草。看著秀英的肥臀在自己眼前直晃動,來人伸出舌頭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,又吞咽一口唾沫,突然撲向秀英,把毫無防備的秀英撲倒在地。

  秀英還沒有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事,就感覺有人撕扯她身上的衣服,不由怒火中燒,使勁兒在那只咸豬手上掐一把,掐破了他的手腕,來人痛苦地悶哼一聲,一掌摑在秀英的面頰上,打得秀英眼冒金星。“哧啦”一聲,來人撕爛了秀英的裙子。

   “來人呀!救命啊——”秀英高聲求救。

   “想叫人來救你,眼看天就要下雨了,誰還來這里,別做夢了,乖乖地給老子配合。”來人褪掉了身上的衣服,裸露出黑色帶毛的軀體。

  秀英嚇得往后面退縮,雙手緊緊地護衛著前胸的衣服,后悔今天沒有帶黑狗來,不由叫喊起來:“丑——,丑你在哪里——快來救我,咬死這個烏龜王八蛋!”

  來人哈哈大笑:“這會兒,還指望你的丑兒,它救不了你。”來人突然咬牙切齒,“就你那條癩皮狗,早晚有一天老子讓它橫尸街頭,方解我心頭之恨!”

  兩人這么僵持了片刻,來人看秀英不肯就范,左顧右盼,恐怕有人來,煩躁地說:“你可別逼我,老子有辦法制服你。”就在這家伙要采取行動時,突然傳來狗的叫聲。

  秀英聽到狗叫,又驚又喜,高聲叫喊:“丑——我在這——快。”

  來人一下捂住了秀英的嘴:“別聽見狗叫就以為是你家的。”

  又傳來兩聲狗的叫聲,聽著比剛才近了。來人左顧右盼惶恐不安。“嗚!”來人只覺得一團黑云撲向他,接著就滾倒在地,兩只粗壯帶刺的前爪深深地刺進他的皮膚里,死死地把他按在地上,動彈不得。

  秀英從地上爬起來,親昵地在黑狗身上拍了拍:“丑,真有你的,我想你一定會來救我的!”

  來人向秀英乞求放了他。秀英說:“讓我看看你是誰。丑,把他的臭襪子拽下來!”

  黑狗一口咬住了來人頭上的襪套,一下撕下來。來人趕緊雙手捂住了臉。秀英還是認出了他:“原來是你這該死的二混子!”

  二混子“二進宮”又被請進了派出所。有記者又把黑狗玉米田里撕襪套救主人的事,寫成新聞報道了出去。關于黑狗的事一時又成了人們茶余飯后津津樂道的話題。

  這天,秀英正往田間走,黑狗在前面跑著。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突然從道邊斜刺里跳出來,攔住了黑狗的去路,黑狗疾步跳到秀英身邊,警惕地注視著中年男人。秀英一看不認識,問他是哪個村的,在這里干什么。中年男人的兩眼一直沒有離開黑狗,指著黑狗問:“這就是那條上過電視的狗吧?它還救過你,請問你是咋訓出來的?”

  秀英笑了,說:“我從來沒有訓過它,全靠它自己的靈性。”

   “這樣的狗太可愛了!商量一下,把它賣給我吧,多少錢隨你。”中年男人說著就伸手掏錢。

  秀英猛然一聽,愣住了,繼而連連搖頭:“不賣不賣,沒有商量,多少錢都不賣!”

  中年男人從錢包里掏出一沓錢,遞到秀英面前:“這是一萬塊,不少了,賣給我吧。”

  秀英一把推開中年男人的手,火了:“你這人怎么這樣啊,不賣就是不賣!”

  中年男人仍然不死心:“嫌少,我就再加兩千。一條土狗,這個數已經不少了。”

  秀英瞪他一眼:“你死心吧,多少都不賣!”把中年男人丟在身后,領著黑狗走了。

  中年男人望著漸漸遠去的秀英,冷冷一笑:“不賣?哼哼,這就由不得你了,咱走著瞧!”

  五、玩貓膩,黑狗失蹤

  秀英回了一趟娘家,回來發現黑狗不見了,到處喊叫尋找都蹤跡皆無,秀英像丟失了兒子坐臥不安,泥鰍安慰她說:“別急,好好想想,黑狗那么聽話,怎么就會不見了呢,是不是有其他可能的事情發生?”

  秀英冷靜下來,感覺這兩天丈夫岳天貴有些反常,看見她馬上就把臉扭開了,好像背著她干了啥見不得人的事情。最后她肯定黑狗的失蹤,一定與他有關。

  泥鰍也去賭場,不過他不像岳天貴那樣癡迷。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說岳天貴好像得了什么外財,出手下注都很大方,臉上露著掩飾不住的喜悅。

  岳天貴不能和黑狗在一起了,又一如既往地天天泡在賭場里,秀英知道他吃了秤砣鐵了心,也懶得理他,對他徹底地失望了,這天深夜,岳天貴哼著曲兒回到家中,嬉皮笑臉地爬上床。秀英知道他又贏錢了。果然,岳天貴將一沓鈔票塞進秀英懷中,接著就給秀英一個熱烈的吻,這是他要表示親熱的前兆。秀英將他的錢丟到一邊,又煩躁地推開他的手,拒絕做那種事情。岳天貴問她是咋了,秀英說黑狗沒了,她做什么都沒有心情。岳天貴不以為然:“不就一條狗么,至于嘛?老婆,我今晚太幸運了,兩個月輸的錢今晚全撈了回來,犒勞犒勞老公吧!”說著,再次撲向秀英。

  秀英提出了一個條件:“我懷疑黑狗失蹤和你有關,告訴我咋回事,不然,想都別想。”

  岳天貴猴急得按捺不住,承認是他把黑狗賣掉了……那天他剛剛邁進賭場,就被一個賭友拉到附近的一家飯店雅間,由賭友牽線把狗賣給幾天前那個攔住秀英要買狗的中年男人,而且賣了個2萬的天價。岳天貴揣上錢就去了賭場,想不到黑狗不但賣了個好價錢,竟然把他久違的賭運也換了回來。人要發財擋都擋不住。岳天貴喜滋滋地把他賣黑狗的經過詳詳細細告訴了秀英。

  秀英看岳天貴像一個叫花子撿到一個白饃饃歡天喜地,厭惡得一下推開他,杏目圓睜:“岳天貴,你個王八蛋——快還我的丑兒——”

  第二天,秀英找到岳天貴的那位給中年男人牽線的賭友,用電話聯系上了那個中年男子。中年男子聽說是向他索要狗的,二話不說就把電話掛斷了,再打已經關機。秀英下了決心,就是步行也要把黑狗找回來。她把岳天貴趕出家門,說你找不回來黑狗就不要再進家了。天落黑,岳天貴晃晃悠悠地走進家門。秀英沒看見黑狗,知他根本沒有出村去找,又氣又惱地把他推出院門,“嘩啦”一聲拉上了門栓。

  岳天貴知道秀英的脾氣,說到做到,悄悄越墻跳進院中。秀英讓他把賣黑狗得到的錢交出來,以便再把黑狗贖回來。岳天貴為了討秀英的歡心,將藏著的、贏來的全部取出交給了秀英,一數兩萬還多。兩天后,秀英又逼岳天貴外出找狗,岳天貴不情愿地往外走,迎面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,一看是泥鰍。

  泥鰍叫喊秀英:“秀英,快去看,黑狗回來了。”

  泥鰍話音落地,就見黑狗一躍從院門外跳進來。秀英喜極而泣,雙手緊緊抱住了黑狗的腦袋。秀英看黑狗瘦了一圈,不由叫罵起那個中年男人把黑狗埋汰成這樣。黑狗的脖子里有傷,看樣子黑狗是使勁掙脫繩索才跑回來的。

  岳天貴的那個賭友說,中年男人住在縣城里,縣城離此八十多里,真不知道這黑狗是怎樣跑回來的。

   “丑,是我不好,沒有保護好你,讓你吃苦了。”秀英又抱住黑狗落下淚來。

  次日一大早,一輛汽車在秀英家院門外停下來,從里面鉆出兩個人。其中一個正是幾天前買走黑狗的那個中年男人,另一個是大腹便便的胖子。

  中年男人拍響了秀英家的院門,院里立刻傳出黑狗的狂吠聲,兩人聽了都喜笑顏開,胖子說:“真是一條好狗,可惜,和咱們無緣,真是人有情狗有意呀!”

  秀英拉開門,黑狗瞪著猩紅的眼作勢要撲向中年男人,中年男人驚駭得連連后退。

  中年男人的失態,讓秀英有些可笑,忙斥退了黑狗的無禮,進房里取出那兩萬塊錢放進中年男人手中,說:“這下你們滿意了吧?這狗呀也和人一樣,講究投緣。有緣天天相處,無緣一天也不能呆。”

  胖子上前一步說:“對對,你說的很對,狗也和人一樣,講究緣分。”接著胖子說明了一切。

  原來,胖子是縣城一家工廠的老板,腰纏萬貫,他這個有錢人與眾不同,別人喜愛玩女人,他卻喜愛玩寵物,什么貓、狗、鸚鵡、鵪鶉、魚都有。他兩次在電視里看到黑狗抓小偷救主人的報道,黑狗的義舉與忠誠,不由使他對黑狗產生了好感,進而冒出了要把黑狗據為己有的念頭,指派中年男人不惜重金也要把黑狗弄回來,他想別出心裁給自己培訓出一個沒有私情雜念、忠心耿耿的狗保鏢,結果事與愿違。中年男人費盡心機才把黑狗弄到手,胖子喜出望外。他們千方百計地哄黑狗,黑狗就是不吃不喝,還不讓他們靠近。一靠近,黑狗就張牙舞爪,狂吠不止。胖子無奈,把寵物協會的吳會長請了來,吳會長對那些桀驁不馴的寵物自有一套對付的辦法。然而,這些屢試不爽的辦法用來對付黑狗居然都失去往日的效力,不信治不服黑狗的吳會長也黔驢技窮了。胖子沒招了,準備把黑狗送回來,當天夜里黑狗咬斷繩索逃之夭夭。胖子說黑狗一定回家了,中年男人不信,相距七八十里路,是人也會迷途的,何況一條狗。當他們急急趕到秀英家親眼看見黑狗時,不得不對黑狗的靈性暗暗欽佩。胖子從那兩萬塊錢中抽出500塊讓秀英買些食物給黑狗增加營養,他們對黑狗的無意傷害向秀英表示歉意,末了邀請秀英方便時帶領黑狗去他的工廠里做客。秀英愉快地答應了。

  六、弄是非,再生枝節

  從黑狗咬死林華的公大黃到失蹤,一系列的事都與岳天貴有關,秀英預感到岳天貴早晚會把黑狗給弄死。為了黑狗不至于再出什么意外,秀英向丈夫攤了牌——不準岳天貴再帶領黑狗外出。岳天貴無條件地接受了這一約定。經過反復考慮,秀英又把黑狗拴了起來,鎖在一間房屋里不讓它私自外出。這樣秀英放心了,心想,不會再有啥事了吧。

  想不到,事情第二天就找上了門。

  岳天貴撂下飯碗照例又沒了影,秀英洗涮完畢推上電動車剛剛走出院門,迎面被兩個人攔住去路。她上下打量著這一男一女,心說這二人是打哪冒出來的,怎么這樣啊?這一男一女很可能是一對夫婦,看上去三十多歲,明顯的特征是二人都吸煙,指頭縫被煙熏得黃黃的,牙齒也都黃黃的。男人吐出一股煙霧,咳嗽兩聲,呸地吐出一口黃痰,用手一抹嘴巴,搭訕著問:“你、你就是那個、那個上過電視的女人吧?”秀英還沒有回答,旁邊的女人開了腔:“還用問,我一看就是,妹子生得多體面!”得到女人的夸贊,秀英不由多看她一眼,女人臉長長的、顴骨高高的、嘴巴寬寬的、嘴唇厚厚的、眼窩深深的,看上去沒有女人味,明顯地一副潑婦相。女人見秀英奇怪地望著她看,嗤一聲笑了:“妹子,別多心,俺找你是來問你要狗哩。”男人插了一句:“聽說你撿了條黑狗,那,那是俺家的。”接著又介紹了幾處黑狗的體貌特征。秀英感到意外,原來他們就是黑狗的主人。既然失主找上了門,秀英忙牽出黑狗讓他們相認。

  男人伸出手向黑狗晃了晃,同時嘴巴里還“啊啊”叫著。黑狗沖著兩人狂吠不止,絲毫不認兩個主人。秀英看黑狗陌生的樣子,沖他們搖搖頭,說這狗不是你們的,并做了個請回的手勢,牽著黑狗就要返回院中。黃牙男人急了,伸開雙臂攔住了秀英,纏住秀英就他剛才介紹的體貌特征做對證。一一做了,居然全都對證,這一點有力地佐證了他們的確就是黑狗的主人。秀英不是胡攪蠻纏之人,做事干脆,轉手就把拴狗的鐵鏈子交給了黃牙男人。黃牙男人沒想到秀英如此大度,說你把黑狗養這么大,又這么肥壯,等我把它處理掉,改天一定上門拜謝!長臉女人也不住地吃吃直笑。黑狗極不情愿地跟隨在后面。

  黃牙男人和長臉女人來向秀英討要黑狗,早驚動了左鄰右舍,有人起哄問黃牙男人這狗賣不賣。黃牙男人高聲回答:“賣,誰出錢多給誰。”有人出1000塊,有人出2000塊,這時,從人群里跳出一個又黑又矮的胖子叫道:“我出5000塊。”眾人一看是林華,沒有人加碼與他競爭。林華伸手從衣袋里摸出一沓錢放在黃牙男人手中,回手就把拴黑狗的鐵鏈子攥在手里。長臉女人想攔,林華已牽著黑狗走出了人群。黃牙男人笑嘻嘻地數著手中的鈔票,一把拉住了長臉女人,美滋滋說:“5000塊就不少了,咱們快回家去。”揣起錢拉著長臉女人出村去了。

  林華得到了黑狗,蹲在院子里,正打算怎樣利用黑狗的名氣狠賺一把。沒想到已經出村離去的黃牙男人和長臉女人又返轉回來了。夫妻倆后悔了,說這狗能賣兩萬元,5000塊太少了,要把黑狗牽走。林華當然不同意,三個人就口槍舌劍地爭吵起來。

  長臉女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燈,山羊眼一瞪,蛤蟆嘴一張,暴露著一口黃牙,兩手叉腰,一跳老高,典型十足的潑婦;黃牙男人也兇相畢露,揎拳捋袖,作勢要大鬧一場的架勢。林華看這夫婦倆在自己的地盤上想撒野,也露出了無賴之相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。黃牙男人見林華不把他們夫婦放在眼里,情知在人家的地盤上自己撈不到好處,打定主意想來個速戰速決,忙向長臉老婆丟了個眼神,二人同時撲向林華。長臉女人對付男人好像有自己的絕招,只見她一手就抓住了林華兩腿間的那個玩意兒,用力一拽,林華立馬就失去了戰斗力,嗷聲慘叫。林華不甘心栽在一個女人面前,瞅空隙在女人的長臉上就是一拳,居然把長臉女人的門牙打落一顆。長臉女人哪吃過這虧,一口血水吐在林華臉上,罵道:“死矬子,你去死吧!”手一用力,林華馬上疼得渾身顫抖,他一眼瞥見旁邊黑狗正與他的母大黃調情,突然叫聲:“丑,救我!”黑狗就像二郎神的哮天犬聽到了咒語,立馬兩耳豎立,精神抖擻,嗚一聲撲向長臉女人,兩只前爪搭在了長臉女人的肩上。旁邊的黃牙男人見了,高聲提醒長臉女人,身后有狗。長臉女人轉臉一看,只見黑狗吐著長長的舌頭,舌尖上粘液淋漓,滴滴答答落在她的衣袖上,一股腥臭味直鉆鼻孔。長臉女人“嗷兒”一聲驚叫,面條一般綿軟在地。

  黃牙男人見老婆嚇癱在地上,急得直打轉轉,乞求林華趕緊把黑狗牽開。林華看黑狗把長臉女人嚇得屁滾尿流,不由哈哈大笑,抬腿踢了長臉女人一腳:“臭女人,讓你狠!”想不到襠里那玩意兒被長臉女人揪得還有余痛,林華趕緊抱襠蹲在了地上,看黑狗還繼續威脅著長臉女人,林華叫聲“丑兒,走開”。過后林華才明白,黑狗聽見叫它“丑”,就以為是讓它向別人發起攻擊。當下,黑狗聽見林華的叫聲,一躍而起,撲向黃牙男人。嚇得黃牙男人滾倒在地高喊“救命”。林華使勁把黑狗拉開。黃牙男人迅速爬起拉著長臉女人就跑出了林華的院門。黃牙男人在院門外叫喊:“死矬子,你敢忽悠老子,再給老子補15000塊錢來。”林華牽著黑狗跳出院門,夫婦倆一見黑狗如鳥獸散,黃牙男人跑出大遠對黑狗叫罵:“你這該死的畜生,當初老子就該打死你,虧我們還把你恩養那么大,恩將仇報,狼心狗肺!”長臉女人跑出兩步,腳下一個踉蹌,蹲倒地上,叫喊黃牙男人來拉她。林華把黑狗拴在一邊,在長臉女人身邊蹲下來,問長臉女人背后聽了誰的鼓動,去而復返,又向他討錢。

  長臉女人供出了是受二混子的唆使。

  原來,二混子算計秀英不成,又“二進宮”進了派出所,肚子里恨死秀英了,夜里做夢都想著報復秀英;林華自從公大黃死后,不啻剜了他的心頭肉,天天日思夜想怎樣把黑狗與秀英分離開來。二人沆瀣一氣,挖空心思,接連密謀了兩天兩夜,還是林華詭計多,獻出個“釜底抽薪”之計。就是找到黑狗的原主人,讓他們把黑狗要回去,看秀英還神氣什么。打定主意,二人十村八莊地秘密打聽誰家丟失了一條黑狗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黑狗的原主人最先由二混子找到。黃牙夫婦聽說讓他們去向別人討要一條被他們趕出家門的小狗,頭搖得像撥浪鼓,拒絕前往。當他們聽到這條狗上過電視是條名狗,可以得到一筆錢財時,長臉女人動了心,催促黃牙男人去碰碰運氣。黃牙夫婦形象猥瑣,灰頭土腦,一看就是一對懶惰成性的家伙,黃牙男人天天夢想一夜暴富,不勞而獲,坐享其成;長臉女人嫌自己的長相丑,妄想穿金戴銀靠粉飾穿戴改變外觀,常常坐等吃穿,家務活不想染指。他們喂養了一條狗,這條狗發情后產下一窩小狗崽。小狗崽送給誰家都沒人要,家家戶戶都不缺。一群半大的狗仔到處亂拉亂撒,整個家庭臭烘烘臟兮兮的,惹得鄰居們也直向他們翻白眼,黃牙男人怒不可遏,揮棒一通亂舞,將一窩狗仔趕出家門。開始一兩天還有一兩條返回來,接連幾回外趕,一條也不見了。究竟哪一條成了名狗他們一點印像也沒有。二混子被黑狗咬過,印象深刻,詳細告訴了黃牙夫婦黑狗的體貌特征。黃牙男人這才猛然想起是有這么一條小狗。次日,黃牙夫婦在二混子的指點下來到秀英家中。出乎他們的意料,秀英把黑狗飼養這么大,居然沒有向他們索要飼養費,而且和和氣氣給了他們,他們知道遇上了好人,黑狗有眼找了個好人家,更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還賣了5000塊錢,這可是一頭牛的價錢呀!他們生怕林華反悔,趕緊出了村。等于白撿了5000塊錢,他們要感謝二混子,拐彎來到二混子家中,二混子也想得到黑狗,想不到林華捷足先登搶了他的先,他也想從黑狗身上發筆財呢,二混子不甘心,挑唆黃牙夫婦說黑狗能值兩萬,怎么就5000呢。長臉女人一聽他們虧大了,立馬轉回來向林華討還黑狗,林華正陶醉在發財夢里,吞下肚的食物咋能再吐出來,干脆耍起了賴皮,說什么也不給,互相攻擊謾罵,最后還是黑狗相助,嚇跑了黃牙夫婦。

  二混子聽說林華耍起了無賴,也不顧他們二人的關系了,出主意讓黃牙夫婦打電話報警,讓民警來解決。

  七、抓逃犯,黑狗再顯威

  110民警來了,為首的是派出所副所長李二順。李所長弄明了事件的來龍去脈,抓了一陣后腦勺,想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,他將黃牙夫婦和林華叫到面前,為了公平公正起見,李所長又差人叫來了兩名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列席旁聽,兩位老人其中一位叫梁滿倉,梁滿倉向李所長提了個建議,黑狗雖然是秀英撿來的,畢竟也飼養了幾個月,由半大狗到成年,秀英也應該是黑狗的主人,讓黑狗認主秀英也應該位列其中。李所長認為老人的建議有道理,可以考慮,問黃牙夫婦和林華有什么意見,三人都沒有吭聲,算是默許了。李所長又差人叫來了秀英。秀英近兩天心里正糾結呢,岳天貴埋怨她不該放棄黑狗的所有權,提出討要黑狗,一向善良的她堅決制止了丈夫不要再橫插一杠。

  李所長讓四個人分別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三個乒乓球上,然后將乒乓球放進一個洗臉盆內,讓黑狗往盆外叼,叼出誰的名字誰就是黑狗的主人。李所長晃著盆子,對黑狗說:“黑狗,決定你命運的時刻到了,看你和誰有緣你就叼吧!”說完把盆子放在黑狗面前。黑狗好像明白這是李所長給它的一個機會,感激地向李所長搖了搖尾巴。黑狗看上去非常慎重,仔細認真地把嘴巴伸進盆子里挨個將三個乒乓球嗅一遍,之后叼起一個丟在地上,李所長撿起高聲念道:“閆秀英。”

  秀英從李所長手中接過拴狗的鐵鏈子,蹲下來緊緊地抱住黑狗,淚水不覺流出了眼眶。就像是丟失的孩子突然撲進了她的懷抱,她的口中喃喃有聲:“丑、丑……你終于又回來了。”

  黑狗又與秀英出雙入對,形影不離了,不過有會兒秀英發現黑狗會悄悄失蹤,可是不久它又自個兒跑回來,秀英拿它沒辦法,只好任它去。

  這天,秀英聽鄰居說他家田地的嫩玉米丟失不少,便也來到自家的田地里查看丟失沒有,來到田地頭她還看見黑狗吐著長舌卷著尾巴忽前忽后地跟隨著,轉了一陣忽然發現黑狗不見了,叫喊幾聲,也不見蹤影,就獨自回家了。黑狗出現在秀英面前是秀英回到家后不久,秀英發現黑狗嘴巴上有血跡,抽抽鼻子還能聞到血腥味。黑狗非常煩躁,張口咬住了秀英的衣袖就往門外拉。秀英感覺奇怪,知道狗扯人的衣服一定出了什么事。便緊緊跟在黑狗后面出了村,黑狗順路跑了一陣,掉頭鉆進了旁邊的玉米地。在玉米地里又一陣穿行,黑狗忽然狂吠幾聲,箭矢一般向前躥去,秀英呵斥黑狗慢行,面前出現一片狹小的空間,這片空間里的玉米都倒伏著,這里好像經歷了一場搏斗,秀英猛然發現地上滾躺著一個人,身上血跡斑斑。這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,他試圖想爬起來,黑狗“嗚”的一聲撲上前,兩只前蹄把這人按在地上。秀英叱開黑狗,靠近地上的人。雖然這人臉上有血跡,秀英忽然感覺他的面部輪廓像是在哪見過,非常熟悉,好像前天還見,仔細一想,對,就是他,村里的電線桿上都張貼著他的圖像。這么巧,偏偏讓黑狗撞上了。這人是公安機關懸賞5萬元通緝的一名殺人在逃犯。秀英不敢耽擱,趕緊回村報了警。經公安機關確認,這人正是被懸賞通緝的殺人要犯。聽說這通緝要犯是被一條狗逮住的,黑狗又成了眾媒體采訪的焦點,爭相報道黑狗怎樣怎樣神奇。岳天貴興奮得跳了起來,抱起黑狗就是一個吻:“丑你真了不起,你果然被我言中了。”

  那天岳天貴拿著一張通緝布告回到家中對秀英說,他希望自己能碰上這個殺人犯,輕而易舉就得到5萬元的獎賞,他想好了,如果天遂人愿,他就用這5萬元買回一輛三輪車來,給附近工地拉沙掙錢,秀英笑他白日做夢。岳天貴就把印有殺人犯照片的布告放在地上讓黑狗看,反復告訴黑狗:“好好看,認準這個人,一旦遇上這個人一定要把他抓住,千萬不能讓他跑了!”說著還一抱拳,“丑,拜托、拜托了。”

  不久,岳天貴代替黑狗領回了那5萬元懸賞,真就買回一輛“時風”牌三輪車跑起了運輸。

  秀英感慨地對岳天貴說:“想不到,是丑救了咱們這個家,你應該好好地謝謝丑。”

  岳天貴真就孩子似的跪在了黑狗面前,“嘭”的一聲給黑狗磕了個響頭:“丑,謝謝你!謝謝你,丑!”

  • ↑上一篇:蟲王傳奇
  • ↓下一篇:神和獅子

  • 分類
    最新更新
    嬰靈 2015-08-12
    神和獅子 2015-08-08
    黑狗傳奇 2015-07-30
    蟲王傳奇 2015-07-27
    大明刑事錄·夢都飛龍 2015-07-26
    殯儀館化妝師驚魂冬夜 2015-07-25
    黑道抗日傳奇 2015-07-25
    最后的親情 2015-07-24
    錢多怎么辦 2015-07-24
    百年交情 2015-07-21
    好吃害死官 2015-07-21
    超嚇人鬼故事 2015-07-20
    18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