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頂點小說 > 大明刑事錄·夢都飛龍

大明刑事錄·夢都飛龍

作者:山海盟 | 發布人:頂點小說 | 發布時間:2015-07-26

一、飛龍在天

  這日是萬壽節,酉時剛過,張懷圣和嚴參跟趙準大人進宮領宴。因為品階不夠,兩人沒進大殿,隨便吃了些東西,就上閣樓欣賞夜景。

  未時一刻,太和殿前突然熱鬧起來。嚴參興奮地說:“大人,咱們下去吧,‘飛龍在天’的表演要開始了。”張懷圣和嚴參匆匆下樓,回到太和殿前。

  大殿前搭起了高臺,高臺對面的座椅也已放置妥當。不一會兒,皇上率領大臣們走出大殿,表演開始了。

  一個身穿白袍的法師走上高臺,俯身叩首,大聲道:“昌平州黃家鎮慶德班藝人為祝皇上福壽齊天,特獻飛龍神跡,愿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  嚴參愣了一下:“不是夢城來的嗎?怎么又成黃家鎮了?”張懷圣笑了:“看來黃家鎮無人知曉,夢城卻人盡皆知呀!聽說幾年前那里聚集了很多方士異人,表演的幻術奇妙無比,所以被冠以夢城之名。不久前,禮部員外郎劉錫林途經夢城,看到慶德班表演‘飛龍在天’,嘆為觀止,所以特意帶進宮給皇上助興。”

  兩人正說著,表演開始了。就見高臺的地板下升起五彩煙霧,七個美貌女子自煙霧中騰空而起,在空中撒出繽紛花屑,那花屑互相撞擊,火花四濺。緊接著,火花化作七條火蛇,糾纏圍繞在一起,漸漸化作一條巨大的火龍。火龍噴吐著火焰,張牙舞爪地飛上云霄,映著漆黑的夜空,無比壯觀。

  嚴參不由得擊掌叫好,可張懷圣卻一臉困惑地看著臺上:“剛才明明有七個女子飛起來,怎么落地后變成六人了?”嚴參向臺上一看,果然,臺上只站著六個女子。

  這時,那白袍法師登臺宣布,說有位龍女被上天收走了,說明上天接受了夢城百姓的祈求,將賜福于皇上。眾臣聽了,紛紛向皇上祝賀。

  約一個時辰后,趙準走出大殿,張懷圣與嚴參趕緊上前。趙大人嘆口氣說:“都看到了吧,眾目睽睽之下,一個龍女平白消失了。皇上下令遍尋后宮,連個人影也沒找到。那夢城毗鄰皇陵,乃是龍脈所系,此時出了這么一檔子古怪事,只怕未必是好事。皇上聽著也覺有理,于是令我派人尋訪失蹤龍女,徹查夢城底細。”

  張懷圣試探著問道:“那大人的意思是?”趙準接著道:“我準備令你前往夢城,查訪龍女的下落。那龍女既然來自夢城,那夢城一定會有她的蹤跡。對了,我聽說凡是去過夢城的人,都像經歷了一場大夢,說話都顛三倒四,你可千萬要小心呀!”張懷圣點點頭:“卑職明白!”

  張懷圣送走趙大人,又派嚴參通知柳燕兒和劉慶,明天要一早趕往夢城。然后,張懷圣獨自來到表演場地。

  此時,高臺和道具已經撤走了,只剩下煙花碎屑和燈籠火燭留下的斑斑蠟跡。張懷圣走到場地中央大片蠟跡前,蹲下來出神地看著。

  二、飛龍奧秘

  第二天黃昏時分,張懷圣和嚴參、劉慶、柳燕兒一行四人趕到夢城外的喜來客棧。大家又累又餓,決定住一晚再進城。

  喜來客棧的宋老板親自將張懷圣等人送到房間。張懷圣準備閂門時,發現房間里的門閂都裝在外面。宋老板解釋說,第一次來夢城的人,晚上容易夢游,客棧怕客人夢游時跑到屋外出事,所以每個房間里都由店家在外面閂門,早上再打開。張懷圣聽了,暗自一愣。他打發走宋老板,靜坐在床前,準備一夜不睡,心想,我倒要看看這夢城怎么讓自己夢游。結果四更天一到,張懷圣漸漸撐不住了。

  恍惚間,張懷圣看到趙準大人走進房間,坐在自己對面。他講述太和殿中大臣們的爭論,分析祥瑞對朝局的影響……最后,趙大人離開,張懷圣起身相送時,一躬身,竟然一頭撞在了椅背上。張懷圣睜眼一看,發現自己倒在地上,摸摸頭,還起了個大包。

  張懷圣剛站起來,就聞到一股怪味,似乎是薰香中混雜著臭氣。張懷圣正愣神,走廊里突然傳來腳步聲。張懷圣跳起來,提著劍,輕輕走到門口,就見宋老板睡眼惺忪地打開門,關切地說:“你沒事吧?我聽你房間有聲音,趕緊跑過來了。”張懷圣皺著眉頭說:“噢,我沒事。”“瞧你們這一夜折騰的!”宋老板嘀咕了一聲,轉身走了。

  張懷圣想想不對,迅速跑下樓,結果發現劉慶和嚴參、柳燕兒都在樓下,一問才知道,原來他們也夢游了。

  大家不由面面相覷,夢城難道真的如此神奇?

  第二天一早,張懷圣等人進了城,直奔縣衙去了。這黃家鎮名稱為鎮,實為縣制。知縣叫田守成,身材矮小,處事圓滑。張懷圣說明來意后,田知縣帶張懷圣走進了書房,來到一個壁櫥前,拉開隔板,一幅美人畫像立刻出現在眼前。畫像上的女子生得風姿冶麗,氣韻脫俗。那田守成得意地說:“這就是升天的龍女沈儀芳,本縣特意請人畫的。像這樣的美人被上天收走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本縣應慶德班所求,已命人專門修建了龍女居,龍女們以后都在臉上蒙黑紗,不許男人接近。這樣,方不至玷污上天美意。”

  張懷圣道:“我覺得這幅畫的畫法獨特,好像從未見過。”田知縣一拍手:“不錯,這幅畫是由大不列顛傳教士朗格所畫,里面雜糅了西洋油畫和我大明工筆技法。論起這位朗格來,也算是學貫中西。四個月前,他游歷到夢城,可惜只待了一個月就離開了。”張懷圣喃喃自語:“只待了一個月?”田知縣詭秘地笑笑:“相見恨晚吧?別急,跟我來,本縣保你如見真人。”

  張懷圣隨著田知縣離開縣衙,走了幾條街,停在一處宅院前。兩人走進屋,見一位金發碧眼的老者笑吟吟地看著他們。張懷圣沖老者一抱拳,正要說話,卻發現有些不對勁,近前一看,原來面前立的是尊蠟像。田知縣笑著說:“那朗格為沈儀芳畫像,慶德班班主方青城為表謝意,就專門為朗格做了這尊蠟像。”

  方青城?就是表演“飛龍在天”的那個白袍法師?制作蠟像的工藝在西方也沒有多少人掌握,這方青城居然如此精通西方技術!

  朗格房間里擺滿了書籍雜物,正面墻上還掛著一張夢城地圖。張懷圣一邊翻閱那些英文書籍,一邊說:“怎么這朗格隨身物品一件不帶,就匆匆走了?”田知縣搖搖頭:“也許是有急事,走得匆忙吧。”臨走時,張懷圣看到書桌上放著一塊懷表,順手揣進了袖中。

  晚上,田知縣邀前張懷圣等人觀看“飛龍在天”的表演,劉慶說身體不適,早早休息去了。眾人趕到慶德班時,一個容貌清俊的男人迎上來,沖大家行禮,田知縣指著那人說:“這位就是慶德班班主方青城。”張懷圣一抱拳:“那日看方班主‘飛龍在天’神跡,真是不同凡響呀。”方青城笑笑:“張大人見笑了,方某為皇上祈福,會連續七七四十九天呈現神跡,再過幾天時間就滿了,到時將有大瑞之象出現,可保國運永昌,也算方某報君恩以萬一吧。”張懷圣聽了暗吃一驚,隨即淡淡地問:“敢問方班主,是什么樣的大瑞之象?”方青城搖搖頭:“天機不可泄露。”

  表演時間尚早,張懷圣決定四下走走。剛轉到后臺,幕布的一角突然拉開,一個畫著五花臉的小丑探出頭:“張大人,這兒呢!”張懷圣一聽聲音,不由樂了:“我說劉慶,你怎么扮成這個樣子?”劉慶噘著嘴說:“別提了,柳燕出了個餿主意,讓我到慶德班打短工探聽消息,可人家現在只缺一個丑角,沒辦法,我只好扮上了,不過,我真找到了些東西。”

  劉慶帶著張懷圣來到角落里,揭開一塊大黑布,指著下面兩排大箱子說:“大人,這些就是表演‘飛龍在天’的道具。”張懷圣數數箱子,說:“一共七個,看來龍女騰空之前,就是藏在這些箱子里。”張懷圣拿起墻上掛著的一盞油燈,探頭到箱子里查看一會兒,笑著說:“我猜出那沈儀芳是怎么升天的了。我曾看到方青城為朗格做的蠟像,與真人無異。這只箱子內壁上有刮蹭的蠟跡,說明方青城是照著沈儀芳的樣子做了尊蠟像,腿部安上機關,藏在箱子里,待箱子打開時,蠟像由繩索提拉升空,接著飛龍的火焰會熔化蠟像,沈儀芳也就羽化成仙了。萬壽節那天,宮中到處是火燭,就算地上留下蠟跡也沒人疑心。”劉慶咧著嘴一樂:“合著鬧了半天,夢城的神奇都是唬人的。”張懷圣搖搖頭說:“沒那么簡單。除非找到沈儀芳,才能進一步了解真相。”

  張懷圣重新回到前臺。不一會兒,表演開始了。張懷圣問方青城,沈儀芳升天了,他們去哪里找替代沈儀芳的人。方青城指著倒數第二個龍女說:“就是那個,她是沈儀芳的妹妹,叫沈儀菲。”

  表演結束后,田知縣要給張懷圣等人接風,請方青城作陪。幾個人剛要離開,突然聽到后面一陣亂嚷,原來是后臺天頂上一根梁柱掉了下來,沈儀菲被砸傷了腳踝。幾個人慌忙趕到后臺,張懷圣看了看掉下的房梁,早已腐朽不堪了。他和嚴參躍上房頂,仔細查了所有梁柱,發現整個后臺只有這一根梁柱是腐朽之木。張懷圣點點頭:“你聞聞,這里有什么味道。”嚴參嗅嗅鼻子:“是種臭味,里面夾著薰香!”張懷圣想了想說:“這味道我在喜來客棧聞到過。還有,那沈儀菲剛來慶德班就遭人毒手,這里一定有什么玄機!今晚我得訪訪這位沈儀菲了。”

  三、夜探龍居

  深夜,龍女居院內竹影婆娑,兩個黑衣人悄無聲息地緣竹而上。他們跳上廂房,幾個躥躍,來到正房屋頂,這兩個人正是張懷圣和嚴參。

  過了一會兒,就聽有人拍打院門,看門的老婆婆剛打開門,只見胖子扮的小丑領著一個姑娘進來了。這個姑娘正是柳燕兒,就見柳燕兒梳著沖天辮,戴著雞冠花,臉上抹得活像打翻了顏料罐。那劉慶一進院就尖著嗓子叫起來了:“快叫你們主事過來,我倒要看看,我這如花似玉的妹妹咋就不能當龍女?”劉慶一番大呼小叫,惹得龍女居的管事婆婆和龍女們都跑出去看熱鬧。

  房頂上的嚴參看到這情形,差點笑出聲來。沒想到劉慶借著聲東擊西之計,如此捉弄柳燕兒。張懷圣示意嚴參警惕動靜,自己揭開天窗,輕輕跳了下去。

  大廳里空無一人。張懷圣四下觀察,發現屏風前也有一幅沈儀芳的畫像,張懷圣駐足畫像前,手無意間碰觸到畫像邊框,畫像立刻向后退去,現出一條密道,張懷圣閃身進了密道。

  沿樓梯曲折向下,是一處寬敞的房間,房間里豎著好幾面大鏡子。張懷圣在鏡子間慢慢走著,突然,鏡中人影一晃,張懷圣一回看,發現身后站著一個蒙黑紗的女子。張懷圣企圖抓住那女子,可女子游走在鏡子間,動作敏捷,張懷圣卻被鏡子搞得分不清方向。這時,鏡中的人影突然變多了。

  又來了一個龍女!張懷圣急了,他吹滅桌上的燭燈,循著腳步聲一把扯住那女子衣袖,壓低聲音說:“姑娘可是沈儀芳?”那女子厲聲呵斥:“大膽淫賊,敢到龍女居放肆!”張懷圣趕緊松手:“姑娘不要動怒,在下是刑部張懷圣,奉命追查沈儀芳的下落,并非故意冒犯。”那女子沉吟一下:“那你不用費神了!我是沈儀芳的妹妹沈儀菲,我姐姐已經肉身成神了,這是我姐姐的福分,也是我們夢城的福分。”張懷圣搖搖頭:“姑娘錯了!古往今來那些所謂的祥瑞背后,哪一次不隱藏著朝權爭斗的陰謀。我擔心,這所謂的‘福分’會把夢城,甚至整個大明都拖進動亂的深淵。姑娘昨夜不是險遭不測嗎?我猜,把姑娘當成是沈儀芳的不只我一個人!”

  沈儀菲愣了一下:“你是說,有人要殺我姐姐?”張懷圣追問道:“姑娘的意思,沈儀芳就在龍女居?”沈儀菲自知失言,低頭不語。張懷圣啪地打亮火折子,看了看沈儀菲的雙腳,堅定地說:“我剛才看到的女子,身形靈活,應該就是沈儀芳吧。而姑娘腳踝剛剛受了傷,不會移動得那么快。你們姐妹就在剛才互換了,對不對?如果我沒猜錯,姑娘就是沈儀芳的掩護者!”沈儀菲只是搖頭,一言不發。張懷圣嘆口氣說:“你可以不信我,但我還是希望你別把我來過龍女居的事說出去。給我七天時間,我會查出夢城背后的秘密!”沈儀菲默默地點了點頭。張懷圣轉身出了密室。

  張懷圣回到前廳,又縱身上了房頂。探頭一看,見劉慶和柳燕兒還在那兒說嘴耍寶,龍女們都笑得直不起腰了。

  張懷圣忍住笑對嚴參說:“快發暗號吧,別讓劉慶他們說漏了嘴。”嚴參雙手攏在嘴邊,學聲貓頭鷹叫。那劉慶向屋頂一瞟,擺擺手說:“罷了罷了,不就龍女嘛,咱還不稀罕了,燕兒咱們回家!”劉慶拉起柳燕兒走了。那邊張懷圣和嚴參也溜下屋頂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張懷圣回到驛館,劉慶和柳燕也回來了。劉慶急著問:“怎么樣,可有什么收獲?”張懷圣點點頭:“我確定沈儀芳就在龍女居,而沈儀菲不過是她的掩護者。這事多半是班主方青城安排的。在慶德班后臺行兇的人,估計是把沈儀菲當成了沈儀芳,除掉沈儀芳,就能做實‘飛龍在天’這一祥瑞。那么除了方青城,還有誰希望‘飛龍在天’不出漏洞呢?他和方青城又是什么關系?”

  張懷圣來回踱步,他突然站住,轉過身看著大家:“我覺得要想破解夢城之謎,還得從這事的源頭查起。”嚴參想了想說:“劉錫林!”張懷圣點點頭:“對!‘飛龍在天’是劉錫林獻給皇上的,這個劉錫林是出了名的膽小怕事之人,獻祥瑞這么敏感的事,他居然敢出頭,這本身就很奇怪。嚴參!你天亮就返回京城,要查劉錫林在夢城時,可有什么異常情況。”嚴參應了一聲,轉身回去準備了。

  張懷圣打發大家都去休息,自己獨坐燈下,掏出朗格的懷表,在眼前輕輕晃著。突然,張懷圣一激靈,總覺得此情此景,曾在哪里見過。

  四、龍女思凡

  一連幾天,張懷圣鉆在格朗的書房里,翻看那些英文書籍。第四天,劉慶和柳燕兒陪著嚴參走進來,張懷圣像七魂歸位一般,跳起來拉著嚴參的手,急切地問:“怎么樣,有線索嗎?”

  嚴參點點頭,告訴張懷圣,劉錫林也曾入住喜來客棧。而他就是在喜來客棧一覺醒來時,才突然萌發了把“飛龍在天”獻給皇上的念頭。嚴參想起他們在喜來客棧夢游之事,就找來劉錫林的隨從問詢,果然,劉錫林那晚也曾夢游過。

  張懷圣聽了,從懷里拿出朗格的懷表詭異地一笑:“我明白了!是催眠術!”

  張懷圣解釋說,催眠術是西洋心理治療的一種手段,通常用暗示的方法,讓人進入意識恍惚的狀態。這時,被催眠者會完全遵從催眠師的指示行動。而催眠通常所用的道具,就是懷表!

  張懷圣晃動著那只懷表說:“你們看,這只懷表里面的軸條生銹多時,但表盤上卻磨得又光又亮。一只不計時,但又經常被使用的懷表只有一種可能,就是用來使用催眠術!怪不得昨天夜里,我看著這懷表時,總覺得似曾相識,看來我們住進客棧那夜,也曾被催眠過,目的就是了解我們來夢城的真實意圖。”

  劉慶眨著眼睛說:“大人的意思,是朗格把我們催眠了?”張懷圣搖搖頭:“一個西洋人根本無法在夢城進進出出而不被人覺察。我看了朗格書房中的書,方青城幻術中所用的大多技術,朗格的書中都有記載。我猜,朗格一定曾授業于方青城!說不定,把我們催眠的就是方青城。至于客棧宋老板,我被催眠時聞到一股香中雜臭的怪味……”還沒等張懷圣說下去,嚴參搶著說:“對了!那日咱們在慶德班后臺梁柱間聞到的是臭中雜香!我明白了,宋老板有狐臭,平常都用薰香掩蓋。只是在喜來客棧時,他剛用了薰香,所以香大于臭,而在慶德班行兇時,他薰香已久,所以臭大于香。可如果宋老板是方青城的人,他不會不知道沈儀芳是被方青城藏起來了,為什么還會把沈儀菲當成沈儀芳去加害呢?”

  張懷圣沉著臉說:“這說明夢城背后不止一股勢力!”

  柳燕聽了,立刻跳起來說:“那我們索性沖進龍女居,抓住沈儀芳,問方青城個欺君之罪不就成了!”張懷圣擺擺手說:“夢城之事,沒這么簡單。不過,你們也不用急,我已經埋下一支楔子,七天之約快來了。”

  果然,這天天剛蒙蒙亮,沈儀菲就托一個管事婆婆送來一封信,約張懷圣到后山見面。

  張懷圣如約來到后山,那沈儀菲迎上前,急切地問:“怎么樣?張大人可查到是何人要暗害我?”張懷圣盯著面紗后面那張臉,平靜地說:“到現在為止,方青城嫌疑最大!”沈儀菲大聲說:“不可能!青城哥是個好人!他不會干那樣的事!更不可能殺我!”張懷圣啞然一笑:“青城哥?在夢城,一個龍女這樣稱呼一個法師,可是會惹來嫌疑的!”沈儀菲怔了一下,兩只手使勁絞著一方手帕。

  突然,沈儀菲跪下來,哭著說:“張大人!我知道你斷案如神,有俠義之風。我發誓,青城哥真的不是壞人,他,他全是為了我姐姐!”接著,沈儀菲哽咽地說出一段話來。

  原來,方青城和沈儀芳本是一對戀人。一個月前,劉錫林來到夢城看表演,見沈儀芳驚為天人,就找到方青城,商議把沈儀芳送進宮,方青城以沈儀芳是龍女為由拒絕了。可不久田知縣就通知慶德班進宮表演,方青城知道沈儀芳在劫難逃了。他苦思冥想,終于想出照著沈儀芳的模樣做尊蠟像,代替沈儀芳表演的辦法,陰差陽錯的,還弄出了祥瑞這檔子事。事后,他安排沈儀芳躲在龍女居密室中,并讓妹妹沈儀菲頂空缺做了龍女。如果沈儀芳需要離開密室時,就自稱是沈儀菲,反正龍女們都蒙著臉,身材又相似,不會有人懷疑。方青城原本以為過一陣子人們忘記這件事,他和沈儀芳也就重見天日了,可沒想到朝廷會下令徹查此事。

  沈儀菲哭著哀求張懷圣:“張大人!求您成全我姐姐和青城哥吧!如果真讓朝廷知道我姐姐尚在夢城,那不光我姐姐和青城哥,整個慶德班都會跟著遭殃的!”

  張懷圣點點頭說:“張某會查實案件,如果真相真如姑娘所言,那張某愿意成人之美。只希望沈姑娘能為在下提供盡可能多的線索。”

  沈儀菲沉默片刻,轉身離去。張懷圣突然大叫:“沈姑娘你是否也對方青城一往情深?”沈儀菲愣住了,過了好久,她幽幽地說了一句:“如果能讓心愛之人快樂,儀菲死而無憾!”

  張懷圣看著沈儀菲遠去的背影,搖了搖頭。他轉身離開時,隱約看到樹叢中黑影一晃。他急忙到樹叢中尋找一番,卻沒什么異常。

  五、將計就計

  張懷圣萬萬沒想到,沈儀菲一語成讖。三天之后,龍女居突然起火,沈儀菲被活活燒死了!

  張懷圣帶著嚴參、劉慶趕到現場,經過勘驗,推斷是燭臺從燈架上倒下來,點燃床幄引起的大火。可令人不解的是,沈儀菲只要拍門呼救,別的龍女就會聽到,她為什么不呼喊呢?

  張懷圣從龍女居出來,就被方青城請到自己的住處。方青城跪倒在地痛哭流涕,他坦白了和沈儀芳的愛情,所言跟沈儀菲一致。但出乎張懷圣的意料,方青城說燒死的其實是沈儀芳。但如果宣布死者是沈儀芳,那“飛龍在天”就成了假祥瑞,勢必會牽連夢城的無辜百姓。所以,方青城就對外宣布燒死的是沈儀菲,還要張懷圣保密。而且,他說沈儀菲為了保守這個秘密,已連夜離開夢城,不知去向。

  張懷圣心頭疑云大生。死者已燒得面目全非,就靠方青城一張嘴怎么能斷定死的是姐姐還是妹妹?

  告別方青城,張懷圣立刻叫來嚴參,悄悄問他沈儀芳的尸體在哪兒。嚴參說,因為全燒焦了,所以早早埋于后山了。張懷圣道:“今晚叫上劉慶,挖出燒焦的尸體,我倒要看看她的真面目!”

  深夜,嚴參和劉慶悄悄來到后山腳下挖出尸體。嚴參拿出解剖刀,小心地剔光了尸體頭骨上的焦肉,然后又將石膏按頭骨輪廓和肌肉的走向添進骨縫中。很快,一張完整的人臉呈現出來。張懷圣舉著油燈仔細看著石膏頭像,堅定地說道:“我見過沈儀芳的畫像,這絕對不是沈儀芳!要知道火焰之下骨骼是不會變的。那天,我和沈儀菲見面時,樹叢中有黑影,我猜一定是方青城,他擔心沈儀菲泄露他太多秘密,所以用迷藥迷倒了沈儀菲,將她活活燒死,因此人們沒有聽到沈儀菲的呼救聲。接著,方青城又用夢城百姓要挾我接受燒死的是沈儀芳,這樣不但夢城之迷無解,沈儀芳也成功地二次消失,只可憐沈儀菲對他還一往情深。”

  嚴參想了想:“可是,這些依舊是推理,我們還是拿不出證據呀!”張懷圣輕輕一笑:“我有個辦法,保證方青城說出一切。”

  當天,嚴參等人就四處散布消息,說張大人已了解夢城所有秘密,即日就要回京復命了。

  當晚,張懷圣在客棧請田知縣和方青城飲酒。喝到意興闌珊時,劉慶和嚴參、柳燕兒都去睡了。

  又過了一會兒,張懷圣不勝酒力,靠在墻上睡著了。恍惚間,見嚴參推門進來,興奮地說:“大人!我復原了那具女尸的頭骨!你快看看!”張懷圣剛想說話,突然一個黑衣人手執匕首,獰笑著一刀捅進張懷圣的腰間。張懷圣痛得醒過來,卻發現腰部插著一枚針。田知縣正和方青城低聲爭吵,張懷圣趕緊閉上眼睛。就聽田知縣急躁地說:“他怎么突然不說了?你不是說你的催眠術可以讓他說出一切嗎?”方青城不耐煩地說:“你別沖我嚷!我還沒跟你理論呢!不是你非要讓我的徒弟宋老板暗殺儀菲,儀菲就不會跟姓張的攪在一起,我也用不著殺了自己的妻妹,惹出這么多亂子。”田知縣冷笑一聲說:“算了吧,朗格可是你的恩師,你不都殺了嗎?再說,如果不是你擅自留下沈儀芳,被張懷圣發現了行蹤,哪還用搞這李代桃僵之計!”方青城傲慢地說:“哼!明天就是‘飛龍在天’七七四十九天神跡,到那時,龍脈復活,龍眼開光,我享國師之尊,一個小小的張懷圣又能奈我何!”田知縣嘆口氣:“那咱們也得知道這家伙查到了些什么吧。”

  一塊懷表在張懷圣眼前輕輕一晃,張懷圣的神智又模糊起來,他依稀看到李準大人走出太和殿,一臉沉重地向自己走來:“懷圣你回來得正好,快告訴我查出了什么?”

  張懷圣剛想開口,突然聽到咚的一巨響,他又一激靈驚醒過來。原來是屋頂上一塊瓦掉下來,把飯桌上的杯碗碟盤砸個稀爛。隔壁的嚴參和劉慶提著劍沖進來,嘴里嚷嚷著:“大人!出什么事了?”張懷圣恢復了神智,指指房頂說:“沒什么,就是掉了一片瓦!”

  嚴參沖著田知縣一抱拳:“田大人,我看時間不早了,我家大人不勝酒力,今天就到這兒吧。”田知縣和方青城互相看看,只好告辭出去。

  待二人一出門,柳燕立刻從房頂跳下來,跑到張懷圣身后查看。就見張懷圣的腰上系著一根繩子,繩子通過墻上的小孔通向另一個房間。那枚長針還深深地扎在張懷圣的后腰,柳燕跳著腳罵劉慶:“死胖子,擲出這么粗一根針,你想要他的命呀!”劉慶苦著臉說:“我有什么辦法,張大人說了,只要他身子往前一栽,就表明他被催眠了,我們在隔壁就通過小孔擲出針叫醒他,我擔心針太細叫不醒,就——”張懷圣忍著疼拔出長針,擺擺手說:“燕兒,我不要緊!好在你們出手快,不然我就著了他的道兒了。咱們現在就到朗格住處!那方青城要在皇陵龍脈處做手腳!”

  六、蠟像奧秘

  眾人在朗格房間里搜尋一夜,一無所獲。最后,張懷圣來到正面墻上掛著的那張夢城地圖前,撫摸著地圖最頂端西山龍脈的位置,自言自語地說:“這里到底有什么呢?”灰塵被無意之中拂去,張懷圣驚訝地發現,龍脈之上多了幾個淡淡的黑點。他急忙用布擦去所有灰塵,很快,又有幾個黑點顯示出來。張懷圣驚喜地扯下地圖,塞進懷中。

  張懷圣一轉身,見嚴參正對著朗格的蠟像自言自語:“好精確的比例,跟真的一模一樣。”張懷圣聽了也端詳起蠟像來,忽然他大叫一聲,伸手在蠟像的眼睛上一摳,一層蠟皮脫落了下來,里面豁然露出一只真人的眼睛!

  嚴參迅速取出解剖刀,小心地剖開蠟像外層。很快,一具完整的尸體暴露出來。嚴參興奮地嚷著:“大人,這應該就是朗格本人!”張懷圣咬著牙說:“好你個方青城!先害恩師,再焚妻妹,欺君罔上,謀權撬國!我豈能容你!走!我們上西山!”

  張懷圣等人到了西山第一個黑點處,卻遇上了宋老板。一番打斗后,宋老板被制伏。張懷圣急忙審問,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

  原來朗格地圖上的黑點都是皇陵地下河道的關節處。而且,這些關節處的地下巖壁間都被安放了火藥。而宋老板就是奉方青城之命,準備按時辰點火。張懷圣等人押著宋老板找到了所有的火藥點。

  劉慶看著火藥,不解地問:“這些火藥跟大祥瑞有什么關系呀?”張懷圣皺著眉說:“所謂龍脈,就是皇陵下的暗河。龍眼,則是皇陵腳下的一眼活泉。這幾年,西山連年大旱,致使龍脈干涸,龍眼無光,一直被坊間傳為大明兇兆。而方青城選擇安放火藥之處,都是龍脈與龍眼的堵塞處。想必勘查到這些情況的,一定是朗格,卻被方青城用來搗鬼。屆時,方青城表演完‘飛龍在天’,宋老板就引爆火藥,炸通龍脈,點亮龍眼,這就成了大明最大的祥瑞。到那時,方青城就是真成為大國師也不為奇。而田守成也是因為看到了這個前景,所以才攀附方青城!”

 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。嚴參想了想說:“看來,朗格就是試圖阻止方青城,所以才被滅了口,做成了蠟像!”張懷圣嘆口氣:“朗格一定沒想到,西洋科技在大明居然能被如此利用!”柳燕急道:“那咱們得趕快阻止方青城呀!”張懷圣搖搖頭:“不!恰恰相反,我要幫助方青成實現他的大祥瑞夢想!”

  七、天佑蒼生

  西山腳下,人頭攢動,彩旗飄搖,慶德班最后一次“飛龍在天”表演開始了。田知縣陪著皇上派來的太監陳吉坐在臺下觀看。方青城登上高臺,正式宣布,即將出現的大瑞之象是龍脈復活,龍眼開光。方青城話音一落,在場的人一片嘩然,就連見多識廣的陳吉也大吃一驚。

  就見那方青城身穿乾坤八卦袍,走上高臺。他一邊走出太極陣,一邊祭上桃木符。等方青城祭出第三道符后,他身后的地板突然裂開,七個美麗的龍女騰空而起,可不知為什么,其中一個龍女居然把方青城也帶飛了,更要命的是,那個龍女撒出的花屑落在她和方青城身上,燃起了大火,將兩人變成了大火球。只聽得方青城在火球中拼命地號叫。臺上臺下頓時大亂,等大家把火撲滅時,方青城與那個龍女早就被燒成焦炭了。

  躲在隱蔽處的張懷圣和柳燕兒異口同聲地說:“沈儀芳!”張懷圣點點頭說:“看來沈儀芳也了解了真相。可憐她為情所困,不惜以身試法,結果不但真情被負,還搭上了自己和妹妹的性命,落得個玉石俱焚。”兩個人正說著,劉慶氣喘吁吁地跑過來,小聲說:“大人!我們已把火藥都挪到東邊暗河去了,嚴參也已遵照大人的吩咐召集農戶去了。”張懷圣點點頭,他從袖中抽出一封信,交給劉慶:“你快馬返回京都,把信交給趙大人。”劉慶接過信飛奔而去。

  這時,一個慶德班弟子登上臺,向大家宣布,說方青城為給皇上祈福,甘愿把自己獻給天神了。驚魂甫定的田知縣趕緊接口:“對對,大瑞之象需得方青城這樣的法師甘愿犧牲才行。”陳吉哼了一聲:“好吧,咱家就等著看你這大瑞之象!”

  半個時辰后,幾個差役自西山上跑下來,飛奔到田知縣面前,大聲說:“稟報大人,西山龍脈見水復活了。只是,只是那龍眼未開光,龍脈里的水全流到東邊那片荒田去了。”田知縣聽了,癱坐在椅子上。陳吉冷笑一聲說:“田大人,獻假祥瑞,你們這可是欺君之罪!我這就把夢城的妖人們帶到京城審問!至于你,就等著皇上降旨問罪吧。”說完,下令錦衣衛押著慶德班的人揚長而去。

  柳燕一看,急了,小聲說:“這下子慶德班的人可就全沒命了!”張懷圣擺擺手:“先別急,朝中自有趙準大人應付。咱們這就回京等候消息。”

  等張懷圣和柳燕回到京都,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了。李準大人早朝未散,二人會合了嚴參和劉慶,一起等候在宮門外。直到晌午,李準大人才走出宮門,四人趕緊迎上前。

  趙準看著張懷圣,慈愛地笑笑:“你不必擔心,慶德班沒事了。皇上本來是要問罪的,這時,恰巧西山的農戶上了萬言書,說皇上德感上蒼,所以龍脈復活,灌溉了西山下的萬畝旱田。農戶們都稱頌皇上大德呢!”趙準咳嗽一聲,接著說:“然后老夫就按著你信中叮囑,當朝上奏,說龍脈滋民田,是列位皇祖啟示當今,要想我大明江山永固,就要民為重,君為輕。皇上聽了龍心大悅,當朝赦免了慶德班。”

  張懷圣高興地連連點頭:“大人英明!”趙大人擺擺手:“你先別給我灌迷湯,我告訴你,夢城之事牽涉甚大,萬一皇上知道真相——”張懷圣皺著眉頭想了想說:“不瞞大人說,那夢城果然迷人神智,卑職剛才在宮門外打個盹兒,就把夢城發生的事都忘了。”趙大人笑了笑:“好吧,那老夫也回府睡上一覺,把它忘記吧。”

  • ↑上一篇:殯儀館化妝師驚魂冬夜
  • ↓下一篇:蟲王傳奇

  • 分類
    最新更新
    嬰靈 2015-08-12
    神和獅子 2015-08-08
    黑狗傳奇 2015-07-30
    蟲王傳奇 2015-07-27
    大明刑事錄·夢都飛龍 2015-07-26
    殯儀館化妝師驚魂冬夜 2015-07-25
    黑道抗日傳奇 2015-07-25
    最后的親情 2015-07-24
    錢多怎么辦 2015-07-24
    百年交情 2015-07-21
    好吃害死官 2015-07-21
    超嚇人鬼故事 2015-07-20
    18真人游戏